◈ 第2章 林喬江野後患無窮

第3章 林喬江野不知禮的男人

她聞到男人身上凜冽的氣息,聽到他霸氣的厲喝:「媽的,都活膩了,老子的女人你們也敢碰!」

從林喬的視線,只能看到他突起的喉結,鋒利的下頜線,分明的稜角有着男人特有的粗糲。

等她站穩了,被他強勢護住,她才從驚恐中慢慢回神,認出眼前這張臉的主人。

「江野?」

半個月了,她居然還能清晰無誤的叫出他的名字。

不同的是,上次交流是隔着玻璃,而這一次,他近到都可以聽到他強有力的心跳聲。

江野低頭,痞氣一笑。

帶着薄繭的大手在她臉上揉了一把:「嚇壞了吧?非得走這麼快,媽的,老子就關了一個月,你至於猴急成這樣?」

「我……」

「說吧,剛才哪個王八蛋碰你?」

江野帶過她的脖子,在她額頭上啵的親了一口,明明很親昵的場景,卻讓在場的小混混個個心有餘悸,頭皮發麻。

為首的豹哥腆着笑臉上前,卻笑的比哭還難看:「野哥……這……這小妞兒原來是嫂子啊!對不住,對不住……咱們弟兄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可以隨便碰?」

江野眼睛一眯,豹哥嚇的打了個激靈,朝着地上剛爬起來的混混瞪眼睛:「媽的,沒聽到嗎?大水沖了龍王廟,這是咱們嫂子!老七,你他媽趕緊的,來給嫂子賠罪!」

老七才爬起來,就聽到這個晴天霹靂,嚇的撲通跪下來,左右開弓,把自己的臉扇的啪啪作響:「野哥,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野哥,你饒了我吧!嫂子,我錯了!」

一連扇了二十幾個嘴巴,江野才抬抬手,示意停下。

之前弔兒郎當的小混混們,包括豹哥都圍過來,一口一個野哥,這個忙着遞煙,那個忙着叫嫂子,比對他們爺爺還恭敬。

江野臉色緩和了些,側眸,輕飄飄掃過身邊戰戰兢兢的林喬:「乖寶兒,出氣了嗎?」

林喬已經回神,看出來這些人原來都是江野的小弟,他們來這裡是來接他的。

而此刻,能護住她的,只有江野一個人。

她不敢看他,只是點了下頭。

「氣消了,就乖乖給老子去車上等着!」

大手在她背上推了一把,示意着路邊那輛黑色大G。

林喬看着那輛很有氣勢的車子,後背不住冒着冷汗,坐他的車?

那不是剛出了狼窩,又入虎穴嗎?

「不用……」

「再啰嗦,老子現在就辦了你!」

林喬被耳邊厲喝嚇的一哆嗦,權衡利弊,只能聽他的話,硬着頭皮先上了那輛大G。

她剛走,豹哥等人就圍上來。

「野哥,之前不是說,色字頭上一把刀,做大事得遠離女人嗎?什麼時候泡上的?」

江野悶聲抽了口煙:「裏面泡上的。」

「我艹,這都可以!野哥真有本事!」

「本來還打算給野哥接風洗塵,會所嫩模安排,看來,咱們瞎操心了!」

「野哥不近女色,本來你就瞎操心。不對,野哥,你動凡心了?這個真是嫂子啊?娶回家的那種?」

後腦勺上猛地挨了一巴掌,江野對着最後開口的混混吐出煙圈:「娶你媽!眼裡只有女人,能成什麼大事!」

江野朝着仍跪在地上的老七,邁開長腿走去,彎腰,抽過他口袋裡的手機,對着胸口又是一腳踹下去:「以後給老子長點眼力架兒!」

……

林喬坐在後排,明明只等了不到五分鐘,卻覺得這五分鐘,比一個世紀還要長。

終於,前面駕駛位,車門拉開,穿着黑色風衣的男人坐上來,隨手扔給她一個手機。

正是她被搶走的。

林喬握緊手機,想着她是不是該報警,江野粗糲手指握着方向盤,再一次凌厲的開口:「坐前面來!」

林喬沒動。

「當老子是司機?」

林喬擰眉,男人的粗俗讓她十分不適。尤其身高和體魄帶來的強大氣場和那種碾壓感,都讓她避之不及。

可對方凶神惡煞的,又有那麼多小弟對他言聽計從,儼然是位大佬。

和這種人,不能硬來,只能周旋。

於是,她乖乖的拉開車門,下車。

大G的後面,那幾輛越野車不遠不近的跟着,這也讓林喬放棄了逃跑的打算。

她才要拉開副駕駛車門,車門就從裏面打開了。

她沒得選,只能乖乖坐過去。

大G駛出時,窗子開着,有風進來,她又聞到男人身上凌冽的氣息。

很難想像,在裏面待了那麼久,他身上的味道竟然還很乾凈……

林喬低頭,擺弄着手機,尋找自救的辦法。

江野厲眸掃她一眼,帶着幾分威脅的口吻警告:「小姑娘,我勸你別動歪心思。」

林喬打了個寒噤,低着頭,手心汗濕,手機握得更緊了。

大G越開越快,漸漸遠離郊區,街邊的景色也由荒涼轉為熱鬧,煙火氣蒸騰。

林喬一直注意着車後面的動靜,她發現,一直跟着他們的車,在剛才的路口右轉,不再跟着他們了。

她直直盯着倒車鏡,都沒聽清江野的聲音,直到他又重複了一遍:「林小姐,你住哪兒?」

林喬這才收回視線,警惕的看着身邊如猛虎般處處透着危險氣息的男人。

他竟然知道她姓林!

誰透露給他的?

他這種人,如果知道了她的地址,不是後患無窮?

「美女,別盯了,再盯,我可想犯罪了!」

被清艷可人,如夏日蜜桃般的女孩兒盯了這麼久,一向自持的江野感到一陣燥熱,手指伸向脖頸,扯開兩粒襯衫扣子。

林喬臉發脹,心發慌,又絞了絞手指。

「你要送我回家?」

「你想跟我回家也可以!」

林喬咬了咬唇,想到一個地址:「那就麻煩你送我回安康小區吧。那裡是老小區,比較雜亂,不好停車,到了,你在路邊把我放下就行。」

這當然不是她家裡的地址,但不遠處就有公安局。如果他圖謀不軌,她也有計可施。

她小心觀察着江野的神色,看到他勾唇,邪肆一笑。

「林小姐,防着我啊!」

她的心咚的收緊,後背的汗又冒出來,一時大氣都不敢出。因為他的笑實在太危險了。

男人長的不醜,相反五官硬朗,很有味道,就是有點凶,加上他進過看守所,還有那種背景,誰敢不防着?

「我對你這麼好,你卻防着我。林小姐,你這樣,我會傷心的。」

江野又痞子似的勾唇,他那張臉,配上那樣的笑,有種說不出的味道,讓林喬心跳如鼓。

「今天的事,謝謝你。我知道你在幫我,我領情,但我真的住在安康小區。」

「謝可不能光憑嘴說!」

「那你想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