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胡威一愣,捂着臉不知所措。

百姓們也都一愣,這胡宗尚,不應該高興么?

怎麼還打上兒子了?

「爹……」

「別喊我爹!我沒你這樣的爹!」

胡宗尚氣的語無倫次,吼了兒子一句後,又沖百姓們連連揮手:「都散了!散了!」

「爹,你趕他們做什麼?他們是我找來幫你伸冤的。」

「幫個屁!楚王找我,只是談農事,用得着你幫忙?」

「真的?」

「當然真的!快跟我回家!」

胡宗尚氣呼呼地拉着胡威,驅趕着百姓離開了楚王府。

「爹,那荒淫無道的楚王,真沒難為您?」

「放屁!」

胡宗尚又是一記清脆的耳光:「我告訴你,誰敢說楚王荒淫無道,我跟他不共戴天!楚王,是我見過,最好的王爺!」

兩個人的聲音,漸行漸遠……

……

楚王府,朱楨並不知道外頭胡宗尚和兒子的對話。

他猜到了胡威前來「伸冤」的緣由,但他並未出去解釋。

對於百姓們的不敬,他也沒有讓王府護衛驅趕,立威。

生在紅旗下,長在新時代。

朱楨體內的靈魂,跟勞動人民心中的距離,還是很貼近的。

至於外面的傳言,什麼荒淫無道,什麼好色成性,他也不需要去理會,日久見人心。

時間長了,這武昌的百姓,自然知道他朱楨是個什麼樣的人。

有系統幫助,他必然會萬民歸心!

「哎呀,說起來這系統給的獎勵,差距還真是夠大的!」

書房裡,朱楨站在窗前心有所思。

迄今為止,他總共娶了五個老婆。

王妃王琦夢,定遠侯王弼之女,身份最為尊貴,系統給的獎勵也是最好的,不但多,而且強!

要是沒那些個丹藥強身健體,朱楨豈能如此威猛,三個月就讓五個夫人都懷上孩子?

最後納的這兩名妾室,雖然是武昌本地望族的後人,但也是官宦之後,而且賢良淑德,獎勵的種子也好,書籍也罷,都是這個時代沒有的東西。

而且此時的大名,還是農耕為本,糧食是重中之重,不管是百姓民生,還是未來要出征打仗都不可或缺。

從這個角度說,這兩份兒獎勵,也是非常不錯的。

而那兩個陪嫁丫頭給的獎勵……就太差了。

打火機……便捷是便捷。

可大明又不是沒有火摺子?

他堂堂王爺,難道還找不到個人生火不成?

至於倆土雞蛋,更是跟沒有一樣。

「嘖,這麼算的話,娶老婆這事兒,還不能太隨便了,得盡量挑優質配偶,寧缺毋濫才好!」

普通女人娶再多也沒什麼好獎勵,娶回來純屬浪費體力。

而且朱楨琢磨了一下,也不能真的一直娶,娶太多,他也忙不過來啊。

總不能娶回來,生完孩子就讓人家守活寡吧?

娶太多伺候不過來,恐怕真要天天宅家裡了。

男子漢大丈夫,穿越一回,總要干出點樣子來,有系統加身,要是還不能建功立業,一統天下,可就太廢了!

朱楨拳砸手掌,打定了主意:「嗯,先停一停娶老婆的動作,不過倒是可以讓手下人到處尋訪,身份,性格,才情,品行都好的女人,嗯……還有樣貌。」

「王爺,妾身能進來嗎?」

門外傳來一個溫柔的女聲,是朱楨的王妃,王琦夢。

朱楨被她的聲音拉回現實,淡定地答道:「進來吧。」

房門被從外面推開,王琦夢帶着兩個丫鬟,款款走進書房。

「愛妃。」

朱楨朝王琦夢伸出右手:「有什麼事,找下人傳個話就好了,你有身孕,怎麼還找到書房來了?」

王琦夢立刻牽住,笑意盈盈,柔聲說道:「今日天涼,王爺早起的時候穿得少了,妾身放心不下,給你送件袍子。」

說著,她回頭從丫鬟手裡去了袍子,細心披在朱楨背上。

然後又指使另外一名丫鬟,把一個湯盅放到桌上。

「這是妾身叫她們熬的參湯,王爺連日勞累,該注意補補身子。」

「好,好!」

王琦夢柔聲細語,眉眼中掩不住的關切,令朱楨倍感欣慰。

他沒有喝湯,而是把王琦夢輕輕一拉,叫她坐在了自己腿上:「愛妃這麼關心本王,真是用心了,本王非常感動。」

王琦夢俏臉飛上一抹紅霞,羞澀不已,倉促地朝兩個丫鬟揮揮手。

兩個丫鬟嘻嘻笑着跑出去了,反手把門關的嚴嚴實實。

「王爺真是的,大白天的,也不避着點人……」

王琦夢嗔怪道。

朱楨溫柔一笑,攬着她的柳腰不以為意:「整個王府的人,都是本王的人,有什麼好避的?」

「哼,慣會欺負人家……」

王琦夢扭過頭去,不讓朱楨看她的大紅臉。

片刻,又輕輕牽起朱楨的手,覆在她的小腹上:「王爺,摸摸看,是不是已經……顯懷了?」

朱楨輕輕摸了摸,果然感覺王琦夢的小腹有了微微的隆起。

「此時正是關鍵,愛妃千萬不可懈怠。」

朱楨囑咐一句,然後寵溺地說:「明日我便奏請父皇,請個御醫來,專門照看愛妃。」

「嗯。」

王琦夢點點頭,想了想又說:「也不能是專程照顧我一人,其他幾位妹妹,也都是王爺的人,也都懷上了王爺的子嗣,自然是都要照顧的。」

「愛妃真是懂事!」

朱楨笑着,把王琦夢攬進了懷裡。

……

轉眼又過了四個月。

這段時間,朱楨自然沒放棄尋找優質的配偶。

只可惜,手下送來的資料,沒一份合他心意。

出身好的長得不好,長的好的沒有才情,有才情的性格太差,性格好的就沒法看了。

「嘖嘖嘖,真沒想到,優質配偶這麼難找!唉……」

朱楨把厚厚的材料扔到一旁,嘆了口氣。

不過,這幾個月來,別的方面,倒是很讓朱楨滿意。

一來自己的幾位夫人都很健康,沒有一人出事。

二來,胡宗尚培育良種很成功,今年武昌境內四分之一的農田,都種植上了玉米,番薯和馬鈴薯。

看着手裡胡宗尚送來的喜訊,朱楨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報——」

就在這時,突然傳來一聲急報。

一個小兵慌慌張張跑到書房外,撲通跪下:「啟稟王爺,大庸蠻夷,舉兵來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