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安排完這些後,崇禎開始復盤計劃。

太子去南京是朝堂上商議好的事,就算內閣和六部沒換人,這道聖旨也會順利下發。

水師總兵黃蜚是忠君派,自幼在遼東跟隨舅舅黃龍抵抗建奴,李自成攻進北京後他率軍南下駐守鎮江。弘光帝死後他誓不投降,率水師再次南下進入舟山,輔佐隆武皇帝。最後兵敗自殺未遂,被清軍殺害。

崇禎相信,黃蜚肯定會按照他的旨意辦事。

唯一的變數是劉澤清。

此人生性狡詐,萬一他不上當,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

他想了想,說道:「王承恩,發給劉澤清和黃蜚的聖旨都加一句話,拖欠的軍餉已交於太子,屆時太子會替朝廷補發軍餉。」

明軍缺錢,不止劉澤清,大明所有軍隊都缺錢。以太子和軍餉為誘餌,對方即便不去南京會前往鐵門關領取軍餉。

如此一來,變數就成了定數。

「去吧,讓內閣即刻擬旨,順便把李若璉喊過來。」

「遵旨。」

不多時,一身大紅朝服的李若璉滿懷期待的來到偏殿。

吳夢明和王之心都被負以重任,也該輪到他了。

明朝錦衣衛並非人人都有飛魚服,飛魚服也不是錦衣衛的常服。

比飛魚服尊貴的還有蟒服,鬥牛服,他們都來自皇帝的賞賜,被賞賜的人可以是文官,也可以是武將。

總體來說是一種榮譽,清朝的黃馬褂與之有異曲同工之處。

李若璉是崇禎元年武進士,此時已年近四十。雖人到中年,體型卻保持的非常好,臉頰消瘦,雙目炯炯有神。他腳步輕快,三步並作兩步,很快來到崇禎面前。

「錦衣衛指揮同知李若璉參見陛下。」

「起來吧。」崇禎仔細打量對方一番後問道:「京師abc錦衣衛,戰力如何?」

李若璉面沉似水的思忖片刻後說道:「陛下,錦衣衛早已是徒有虛名了。錦衣衛內部普遍的吃空餉,莫說監察百官,就是與普通士卒對戰都不一定打得過。」

「吳指揮使對東廠言聽計從,錦衣衛處處受東廠轄制。再加上欠餉嚴重,臣手下有本事的人早就尋了其他出路。剩下的要麼老弱病殘,去別的地方也沒活路,不如在錦衣衛待着最起碼還有口飯吃。要麼混日子,混一天是一天。」

崇禎對李若璉的話沒有任何意外。

但凡錦衣衛還有一戰之力,大明朝也不會亡的那麼快。

「錦衣衛都會使火器吧?」

「回陛下,錦衣衛每年都有考核,火器,弓弩,近戰,騎馬是必考項,雖然成績造假做不到精通,但熟練使用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那就好!

崇禎鬆了口氣,錦衣衛再差也比三大營的人強。

「錦衣衛內部的事先放一下,朕有個關於流賊的問題。朕聽說流賊有一首詩,你可知道詩的內容?」

李若璉沉吟片刻,「陛下,臣不敢念。」

「無妨,朕想知道。」

「是,」得到崇禎的允許後,李若璉才小心翼翼的念道:

「朝求升,暮求合,近來貧漢難存活。」

「早早開門拜闖王,管教大小都歡悅。」

「殺牛羊,備酒漿,開了城門迎闖王,闖王來了不納糧。」

「吃他娘,着她娘,吃着不夠有闖王。」

「不當差,不納糧,大家快活過一場。」

崇禎跟着李若璉念了一遍,又在心裏默念幾遍。

稍微熟悉後,崇禎問:「李若璉,朕把這首詩改一下,傳遍京師最快需要多久?」

「改詩?」李若璉撓着腦袋有點迷糊。陛下怎麼了?流賊的詩是禁詩,能改成什麼樣?

不過作為臣子,他沒有多問。錦衣衛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形形**各種人都有。

想了想回答道:「如果郎朗順口,最快需兩日。」

「好!你拿筆記一下,朕現在就給你改,前面不要,直接從後面改。」

李若璉不敢怠慢,拿出隨身攜帶的紙筆開始記錄。

隨身攜帶紙筆是錦衣衛的老傳統了,這一點他從沒忘記過。

「開城門,迎闖王,闖王來了不納糧!」

崇禎剛說了一句,李若璉差點跪下。如果不是在皇宮,他有十足的理由懷疑皇帝是假的。

這哪是改詩,分明是替流賊搞宣傳!

「陛下,這…這不妥吧?」李若璉不敢不問,也不敢多問。

「別急,後面改了。」

「殺兒子,搶婆娘,房子糧食全燒光。」

「來得快,走的忙,留下一地好二郎!」

「不種地,不墾荒,來年全家淚汪汪。」

「就這些吧。」崇禎自己念了幾遍,詞和韻都順口,「馬上安排人在京師傳唱。」

「遵旨!」

李若璉剛要施禮告辭,卻見崇禎站了起來。

只見崇禎穿着打補丁的龍袍,慢悠悠的走到李若璉身邊,正打算低語幾句,卻發現李若璉撲通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

李若璉壓力很大。

他搞不懂崇禎皇帝離自己這麼近是要幹什麼。

雖然皇帝一句話也沒說,但是那股帝王之氣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李若璉跪在地上渾身顫抖的說道:「陛…陛下,臣惶恐。」

「不要惶恐,朕還有兩件大事要交給你。」

「請陛下吩咐。」

「第一件事是保護好內閣的人,尤其是今日朝堂上朕提拔的那些人,有問題嗎?」

放在平時李若璉絕對毫不猶豫的答應,但今天壓力太大了,他努力回憶着朝堂上發生的一切,片刻後才說道:「陛下,沒有問題。」

「好,出了問題拿你是問。第二件事比較棘手,朕思來想去也就你能勝任。」

李若璉心中的恐懼漸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興奮。

來了,終於來了。

陛下要給我安排一件棘手的事。

黃天在上,我李某人終於要出人頭地了!

「陛下,臣是武進士出身,雖然年近四十,身上的功夫卻沒落下。只要陛下一聲吩咐,莫說刀山火海,就是十八層地域臣也毫不猶豫的跳進去。」

「好,很好,非常好!」崇禎高興的誇讚起來。

他要的就是這份忠心和勇氣。

「不知陛下所為何事?」

「刺殺一個人。」

「不知是何人?」

「是朕。」

「嗯?」李若璉以為自己的耳朵壞了,他抓了下耳朵再次問道:「陛下恕罪,臣剛才沒聽清。」

「朕讓你刺殺朕!」

「啊!」李若璉如遭雷擊,他不可置信的抬起頭看向崇禎,看清對方的那張臉後,身體向後一仰整個人摔倒在地上。
小說《大明:距離滅國還有七天?他坐吃等死了》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