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林奇緹娜巔峰月步

第3章 林奇澤法剿滅海賊

「!」

林奇感覺如同挨了一發炮彈,整個人被打飛到了半空中,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不過卻笑的十分開心,因為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月步(巔峰)獎勵發放中……

大量關於月步的技巧信息在瞬間湧入他的腦海,彷彿他真的已經學習了十幾年月步一般。

腿部肌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脹。

地面緹娜一張俏臉漲紅,一邊用柔荑不斷擦拭着誘人的嘴唇,一邊咬牙切齒望着半空的林奇。

那可是她的初吻!

本想留給未來丈夫。

沒想到就這麼讓一個陌生的男人奪了去。

此時的緹娜美眸在噴火,連殺了林奇的心都有了。

在強烈怒火的驅使下,澤法老師的方才教導瞬間在腦海里得到貫通。

「嗖~」

在眾目睽睽下,緹娜踩着月步飛上天空,迅速接近林奇。

見此一幕,澤法嚴厲的眸子中出現幾分驚喜。

沒成想他這一屆教的學員中還出現了一名天才。

僅僅只聽了一遍的月步技巧便能成功使用出月步,這在他十六年的教學生涯中也不過雙手之數。

其中便包括了現任三大將,黃猿、赤犬與青雉。

「這位緹娜小姐比傳聞的更加天才啊。」

眼見緹娜越來越近,林奇冷汗都下來了。

看對方那表情,自己要是被抓住了絕對沒好果子吃,被打進急救室估計都是輕的。

「絕對不能被抓住了!」

林奇已經融合月步為本能,在空氣上快速踩踏與緹娜拉開距離。

「這小子也學會了月步?!」澤法眼中的驚喜又多了幾分。

原以為那林奇天賦平平,沒成想卻是他看走了眼。

「等等,那小子的月步不對勁!」澤法臉上的欣賞慢慢變得嚴肅,虎目如鷹般銳利。

林奇的月步,無論是從發力來看,還是踩踏空氣的角度,亦或是其它技巧都不是緹娜能比。

作為教官,前海軍大將,澤法的眼光毒辣異常,窺一角而知全貌。

澤法甚至懷疑,本部的那些個中將們,在月步的造詣上頂多與這個小子相同,而不是超越他。

這就十分恐怖了。

哪個中將不是憑藉十幾年的廝殺升上去的,對六式的掌握早已爐火純青,豈是一個區區新兵能比!

就算是波魯薩利諾在精英營中對月步的表現也遠不及此人。

難道說這林奇在加入海軍前就已經學了十幾年的月步?

這個想法剛剛出現便被澤法迅速推翻。

不可能!先不說身體強度不夠無法修行月步。

就算是月步的修行方法這林奇也無處得知,海軍六式可是海軍的機密。

為防止海軍未來的砥柱里混入內奸,這些新兵們的信息澤法了如指掌。

沒記錯的話,那小子在沒加入海軍前不過是個在牧場打工的孤兒。

如此,結果只有一個!

那小子是個天才,被埋沒的天才!

對六式更有着無與倫比的天賦!

澤法神色火熱,他有預感,他的學生中怕是又要出現一個比擬三大將的怪物了。

「喂,別追了,你是追不上我的。」

半空,緹娜與林奇,一個追一個逃,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某追夫現場。

倘若忽略了緹娜那銀牙緊咬的小表情的話。

「有本事你站住,逃來逃去的算什麼男人!」緹娜氣急。

「站住?你傻還是我傻,站住讓你打死我啊。」林奇回頭,送給緹娜一個王之蔑視。

「你……!」緹娜飽滿的胸部氣的來回起伏。

地面的士兵們早已經看呆了。

緹娜小姐學會月步他們尚還能理解,可…那林奇不是一個既沒體術天賦,又沒劍術天賦的普通人么?

可現在擺在眼前的是,「資質平平」的普通人已經學會了月步。

那他們算什麼,廢柴???

「夠了,都住手!」澤法的聲音回蕩在每個人的耳邊。

「澤法老師。」

聽到澤法的話,林奇乖乖從天上落了下來,恭敬道。

緹娜也緊隨落下,怒氣未消的指着林奇告狀道:「澤法老師,可是這傢伙……」

澤法抬起右手,示意緹娜稍安勿躁。

「你們之間的事情可以下課解決,我不管,現在不要耽誤其他人上課。」

澤法老師開口,儘管緹娜很不甘心,但也只能暫且放過這流氓。

氣呼呼瞪了林奇一眼,緹娜重新回到隊伍當中,面對眾人的關切一聲也不吭。

林奇則是沖澤法遞了一個感激的目光。

不管怎麼樣,這頓毒打暫時算是躲過去了。

林奇有信心,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多完成幾個選擇,到那時將不畏懼一切威脅。

「接下來我們繼續講解月步的技巧……」

之後的時間,在澤法的講課中度過。

夕陽西下,時間來到傍晚。

「今天的講課到此為止,林奇,斯摩格,緹娜你們三個留下。」

「是,澤法老師。」

「澤法老師再見。」

「澤法老師明天見。」

眾人走後,澤法唯獨留下了他們三個人道:「今晚六點,3號訓練場後面森林見。」

「是,澤法老師。」

服從教官命令是海軍的天職,三人都沒有問為什麼,而是爽快應下。

「你們都不錯,不要讓我失望。」留下這麼一句話澤法離開了。

似乎察覺到了一旁凌厲的目光,擔心挨揍的林奇只得跟着澤法一起離開。

「怎麼,你小子今天是想跟到我家裡去吃飯?」走出一段距離,澤法回過身,厚重的大手拍在林奇肩膀。

「嘿嘿,澤法老師,那個…多謝了。」林奇不好意思地訕笑道。

「你小子居然還知道不好意思,當眾親吻人家女孩,真讓我不知道怎麼說你。」澤法很是無語的說道。

這年頭年輕人追求伴侶的方法真是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

先是有茶豚少將每天一封情書,三天兩頭的向桃兔少將表白獻殷勤,哪怕被打被罵被拒絕依舊是那麼的…舔。

現如今又出來了一個更狠的,讓澤法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落伍了。

林奇表示他有什麼辦法,誰讓系統給的獎勵那麼香,別說讓他親緹娜了,就算讓他親斯摩格,那他…還是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