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溫久霍北默懷孕

第3章 溫久霍北默猛男千萬彩禮

她終究還是沒忍住,吐了出來。

視線里的私定西裝被酸水污濁。

溫久捂住泛酸的嘴唇,緩緩抬頭,對上了一雙幽暗卻熟悉的眸光。

驚訝的發現,眼前面色沉沉的男人,居然是那晚的猛男。

「小默,這不是你女朋友嗎?」一旁的霍奶奶驚喜的喊道。

那天在酒店,霍奶奶擔心影響小兩口約會,連溫久的名字都沒來得及問。

那之後,奶奶多次要求霍北默帶女朋友回家吃飯,都被他找理由搪塞過去了。

萬萬沒想到,居然會在餐廳偶遇她。

此時的溫久,感覺好尷尬,吐了人家一身不說,還是這輩子不想再見第二次的男人。

主要是一看到他,腦海便會浮現不可描述的畫面,十分羞恥。

「對不起……」溫久連忙道歉。

她翻出皮包,抽了些手帕紙,便準備為他擦拭。

霍北默太陽穴兩側的青筋微微突跳,強忍着不適感,脫掉泛酸的西裝外套。

溫久都來不及阻止,私定西裝外套已經進了一旁的垃圾桶。

他向來有潔癖,實在不能容忍被臟污的衣服穿在身上。

轉而,在奶奶的注視下,他重新看向溫久,聲線平和的問道:「不舒服嗎?怎麼吐了?」

這語氣,怎麼那麼像溫柔的男朋友在關心自己?

溫久一愣,這才想起,老奶奶不知道自家孫子是干那種工作的,甚至以為他倆是男女朋友。

他顯然又是在自家奶奶面前演戲。

溫久尋思着,這猛男雖然走了歪路,但處處顧及奶奶感受,倒還挺孝順的。

她還來不及回話,鄰桌傳來一道女音:「帥哥,你女朋友肯定是有了,我剛懷孕那會也像她這樣,她這是孕吐。」

說話的是鄰桌的女食客,她正輕撫着大肚子,一臉期待的表情。

溫久當場石化!

孕……孕吐嗎?

「小默,這是真的嗎?奶奶要抱曾孫了嗎?」霍奶奶難以抑制的激動。

她每天都在擔心自家孫子孤僻的性子,會討不上媳婦。

沒想到霍北默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直接一步到位了。

「小姑娘,不要害怕,我是小默的奶奶,你放心,我們小默一定會負責的。」

霍奶奶說話間,緊緊攥住了溫久的手。

也就是這時候,陳老闆黑着臉走來,劈頭蓋臉便罵道:「你都懷孕了,還出來相親騙錢?一個懷了野種的爛貨,居然好意思找我要兩百萬彩禮。」

倏地,全餐廳的人都看向了溫久。

「這女的是金做的吧?居然敢開口要兩百萬彩禮?」

「仗着自己有幾分姿色,到處勾引男人,懷孕還出來相親,真不要臉。」

溫久只覺得雙頰灼灼燒了起來,畢竟,她的確開口要兩百萬了。

至於懷孕的事,被大家這麼一說,她心裏越發沒底了。

該不會,真的是孕吐吧?

「對不起……」溫久連忙將手從霍奶奶手中抽回。

狼狽之際,霍北默拉住了她的手。

溫久抬眼,對上了霍北默深邃的黑眸,他沉聲道:「吵個架,就背着我出來相親?」

溫久驚詫的瞳孔放大。

他……這是在給她解圍?

不得不說,眼前的男人演技太好了。

她知道,這個陳老闆一來便要求女方身體必須乾淨,而她已經**了,這場相親肯定砸了。

與其被大家誤以為是騙婚女,倒不如順着霍北默給的台階下來。

「陳先生,實在是不好意思,確實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家裡還不知道我交男朋友的事情,所以……」

「哼……你爹媽還說你從來沒交過男朋友,保證乾淨!小姑娘家的,肚子都給人搞大了,還出來騙錢。」陳老闆滿臉輕視。

溫久尷尬之極。

霍北默眯了眯黑眸,冷聲回道:「能當小姑娘爹的年紀,還跟人相親,你個為老不尊的東西,跟我談乾淨?」

「你……」

「滾!」霍北默輕聲語氣卻極重的吐出一個字。

他面色陰沉,渾身散發著極具壓迫性的氣場,使得本來就矮的陳老闆,連心理也矮了半截,。

陳老闆雖然氣不過,卻因為畏懼霍北默,只得灰溜溜的離去。

「小默,你也真是的,好端端的吵什麼架,萬一嚇到女朋友,傷到胎氣怎麼辦?」霍奶奶緊張之極。

「奶奶,我應該……沒有懷孕。」溫久胃部依舊噁心的感覺,使得她十分心虛。

「這都孕吐了,八成是有了,奶奶也是過來人,不會看錯的,咱們這就去趟醫院。」

「不……不是,我一會還有別的事。」

溫久急壞了。

就算她有了,也不可能給陌生人生孩子。

老奶奶以為他們是男女朋友,她可清楚自己與霍北默的關係。

霍北默轉而說道:「奶奶,我帶她去醫院做個檢查,回頭再說。」

他拉着溫久先行離開。

至於霍奶奶,跟在不遠處的保鏢自然會顧着。

今兒,霍奶奶讓霍北默帶她來新開的餐廳吃飯,就是想打聽他女朋友的事,沒想到,不僅撞見了未來孫媳婦,還發現對方疑似懷孕,這下子,霍奶奶算是放心了。

一到餐廳外面,溫久便迅速抽回了手。

「剛剛不好意思啊,也謝謝你幫忙解圍,那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溫久一見霍北默,就跟見鬼了似的,除了想逃,還是想逃。

「等等……」霍北默叫住她。

「還有事嗎?」溫久目光閃爍。

她只覺得臉頰滾燙。

從始至終,都不太敢正視霍北默。

一靠近他,便似被極具雄性的氣息包圍,彷彿要被拆吞入腹般,莫名的難為情。

「你真的懷孕了?」他問道。

「這個不用你擔心,如果真的有了,我也不會找你負責,你們那種工作也不容易,我懂的。」溫久語速飛快的說道。

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闖下的禍,必須自己承擔。

霍北默分外無語。

口口聲聲那種工作?他看起來真那麼像?

「去醫院吧!」他懶得多解釋。

「什麼?」

「去醫院做個檢查。」

溫久微皺眉頭,估計對方也怕麻煩吧!

為了互相放心,確實有必要去做個檢查。

剛好餐廳附近就有家醫院,兩人索性一同前往醫院。

很快的,檢查結果便出來了。

診室內,醫生將報告單呈到了二人眼前。

宮內孕約5周+

看到B超結果的一瞬間,兩人都怔住了。

霍北默即便不了解溫久的私生活,卻也清楚自己要了人家第一次,且根據B超結果的時間推測,確是與他發生關係的時間裏。

「年輕人,孩子要還是不要?」醫生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