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花夢迎奉旨抄家

第3章 花夢迎安穩去處

淺荷把平時的規矩教養全丟了,飛快的跑了回來,「小姐,他們往這邊來了。」

聽着動靜是離得近了,花夢迎抬頭,「繼續去門口守着,這回要讓他們看到,然後驚慌的往回跑。」

淺荷咽了口口水,跑了出去。

「一會你們要慌,不要壓着心裏的害怕。」

「……是。」

動靜已經近在咫尺,淺荷跑了回來,聰明的一邊跑還一邊大喊,「大小姐,有官差,好多官差。」

花夢迎踢翻放着瓶瓶罐罐的小几往外迎,「什麼官差?家裡怎麼會來官差?」

而此時官差只比淺荷慢一步的大步跟了進來,為首一身盔甲的高大男人一舉手裡的令牌,「奉旨抄家,女眷請規避。」

這不是普通官差!花夢迎瞳孔緊縮,這是禁衛軍!

四個丫鬟害怕得直抖,還是努力地站直了將小姐團團護在身後,警惕的看着一屋子的男人。

男人對她們這護主的舉動倒是挺讚賞,口氣聽起來變好了一點,「請規避,免得壞了花小姐名聲。」

花夢迎一臉的緊張,點點頭就往後退,男人突然又道:「等等。」

四個丫鬟心都提了起來。

男人指了指花夢迎頭上,「留下身上所有首飾。」

是了,這是抄家,只讓她取下首飾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就她知道的一次抄家,全家男女老少只准穿着一身中衣離開,什麼都不準帶走。

初櫻將小姐身上所有能取下的首飾都取下放到一邊,又將自己頭上手上的都取下來,然後立刻扶着小姐退到院子里。

拂冬怕得牙齒磕得直響,還是猛着膽子去旁邊的雜物間抱了張四腳凳出來扶着小姐坐下,四人團團護着,讓花夢迎連臉都不露。

大概一刻鐘後,裏面的人便撤了出來,穿着盔甲的男人看到她們如此心裏暗贊了一句,看仆知其主,花家家風確實好,可惜了。

直到所有人都退去,淺荷踮着腳摸到門邊看人確實都走了立刻將門關上,然後腿一軟靠着門滑坐在地,試了幾次都沒能站得起來。

念秋過去扶着人站起來,雖然她也腿軟,可這會不是腿軟的時候。

回到屋內,看着被翻得一團糟的房間拂冬捂着嘴直抹淚,其他幾人也都紅了眼眶。

這是花夢迎住了十多年的地方,每一個地方都是照着她的心意布置的,在這裡她安安穩穩的當了十五年的花家大小姐,可現在,庇護她得到十五年安穩的花家怕是……大廈將傾。

花夢迎轉身往外走去,她不放心她那個哭包娘和家裡最得她親近的弟弟。

「小姐,您現在不能出去……」初櫻抱住她,「他們還沒有離開,您不能出去。」

「我得去看看我娘和又軒。」

「我去,小姐,婢子去,您在這裡等消息。」說著也不等花夢迎同意,臉一抹就跑。

「淺荷,你去公子那裡,我去大夫人那。」念秋邊說邊跟了出去,花夢迎嘴唇動了動,到底是沒有再做什麼增加她們的負擔。

「初櫻,把要緊的東西收拾出來,這裡怕是不能住了。」她沒有說出更不堪的結局,抄家向來和流放斬首連在一起,而女眷通常會更慘,能成為官婢都是最好的結局,運氣更差點,貶去樂坊都有可能。

花夢迎一時也有些茫然,不知該往哪個方向使力,這個皇權至上的時代女人沒有任何話語權,她一直都守着這裡的規矩做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小姐,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約都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她安於這樣看似沒有自由但是安穩的生活,不想有任何改變。

可現在已經不是她想不想的問題了,如果真走到了那一步,祖母會每人給一條白綾,大家一起上路也不孤單。

門外又傳來動靜,門被人一腳踢開,看到初櫻和拂冬把花夢迎往裡藏的情景嗤笑了一聲,揚聲道:「聖旨到,請花大小姐去前邊領旨吧。」

先抄家後有聖旨,花夢迎無法想像皇上當時是有多震怒。

這是耽誤不得的大事,主僕三人快步往前院走去,她們已經是到得遲的了,花夢迎一抬眼就看到祖母神情鎮定身體板直的站在最前邊,花家其他人雖然驚慌卻也沒有失態,她們自小受的教養已經刻進了骨子裡。

祖父不在的時候祖母就是定海神針,只要她不倒,花家就暫時亂不起來。

花夢迎走到死死咬着唇忍着沒哭的娘親身邊輕輕握住她的手給她支撐,另一隻手則拉着弟弟花又軒到身邊。

大夫人看她一眼,緊緊回握住,花又軒更是下意識的靠近姐姐,眼下難掩驚惶。

「聖旨下,跪。」

花家從主到仆盡數跪下。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有翰林院掌院學士花屹正不思為君分憂反挑起皇子之爭,酌情奪其官職,判抄家,花家十歲以上男丁盡數流放北地,欽此,謝恩。」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花夢迎緊繃的心就是一松,十歲,幸好又軒還差幾個月才滿十歲!

來宣旨的是皇上身邊的大太監來福,平素有些貪財,但是人還算不錯,看花家人還一副不清楚情況的模樣就主動說明道:「太后及時澄清保下爾等,若有機會還得向她老人家謝恩才好。」

祖母二話不說,對着皇宮的方向又是一拜,花家其他人自是跟着下拜,花夢迎也拜得心甘情願。

然後祖母對着來福福了一福身,「多謝來福公公。」

來福暗暗嘆了口氣,「皇上有旨,花家十歲以上男丁立刻動身。」

花老夫人深吸一口氣穩住自己,回頭看向這滿室花家兒孫,聲音略有些不穩,「除老三平陽不在,其他兒孫皆在此,請……公公清點。」

來福展開絹帛,一一點名對照,確實只有花家公子花平陽不在。

「老夫人可知平陽公子去了哪?」

「城外別莊。」

「多謝老夫人告知。」來福向禁衛首領點了下頭,禁衛首領衝著屬下們打了個手勢,一眾禁衛軍目標明確的走向花家每一個花家十歲以上男丁。

三房次子剛滿十歲不久,平日有些嬌慣,這會便拉着母親不放手,二夫人也是哭得不能自已,引得其他本就忍着眼淚的女人都哭了起來。

花老夫人閉上眼轉過身去,只當看不到眼前這一切。

花夢迎緊緊拉着弟弟花又軒的手,心底有些不合時宜的慶幸,至於另一個被帶走的庶弟,她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