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不知為何,聽到林醫生的話,蘇卿的心口竟像被鈍物扎了一下似的生疼。

顧若暖那小小的一團,可愛又可憐的模樣浮現在她的腦海,讓她有種莫名的想要保護的欲,望。

她的理智卻在提醒她,絕不能心軟。

「我和顧少談的條件,還輪不到你來插嘴。」蘇卿冷冷道。

「南絮!」蘇婉婉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了,她轉身再次拽住顧霆深。

「深哥哥,這裡是你的地盤,你快讓人抓住她!小暖情況那麼差,如果她不肯救人,也絕不能讓她活着離開顧家!」

她的聲音強裝柔弱,眼神卻異常陰狠而又充斥着挑釁的瞥向蘇卿。

「南絮,你識趣的話,最好趕緊……」

「滾!」顧霆深眸色一深,淡漠的將胳膊從蘇婉婉懷裡抽了出來。

「深哥哥,南絮就是仗着自己有點名氣在這擺架子,說不定…說不定她的醫術根本就不行!」

蘇婉婉徹底慌了,她再也顧不得形象,再次撲了上去。

「深哥哥,你千萬不要被她給…」

然,她話音未落,顧霆深就側身躲開,厲聲道,「管家!」

管家立刻帶着兩個保鏢上前,將蘇婉婉叉住。

「放開我!深哥哥,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如果你對南絮聽之任之,她只會變本加厲!」蘇婉婉氣急敗壞的喊着。

「拖出去!」管家則連忙對保鏢揮了揮手。

看着蘇婉婉被拖走的狼狽模樣,蘇卿唇角微微上揚。

顧霆深的私人醫生剛說了,顧若暖的病情得不到有效救治,活不過今天。

蘇婉婉卻明裡暗裡的說她醫術不行。

她都不知道蘇婉婉是真惡毒還是假聰明了。

「南小姐,只要你能救我女兒,你的三個條件,我都可以答應。」

這時,顧霆深走了過來,他的眸色依舊深邃,卻沒了平日里的高傲。

蘇卿看了他一眼。

顧霆深的私人醫生,是東國醫術最為高明的林榕。

能讓他束手無策的病人不多見,更別說讓他診斷活不過今天的病人了。

看來,顧若暖的情況確實不容樂觀。

「好。」蘇卿幾乎沒有遲疑,冷冷道,「她在哪兒?」

「神醫跟我來!」

林榕眼睛一亮,連忙在前面帶路。

顧若暖的房間里,窗戶緊閉,明明是白天,卻透着陣陣陰冷的涼意。

蘇卿尋着風向看去,只見空調的溫度停在了十九度。

她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胳膊,皺着眉頭道。

「孩子還那麼小,為什麼讓她住這種房間?」

「回神醫,小暖這孩子有熱疾,這種水空調能緩解她的癥狀。」林榕連忙解釋。

蘇卿看了看蜷縮在床上的小小一團,眉頭皺的更緊了。

「神醫如果覺得有什麼不妥,可以先給小暖診治過之後,我們再配合您改變。」林榕補充道。

蘇卿眸色一收。

上次她給顧若暖治療時,明明已經穩住了她的病情。

由於她的體虛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短時間內雖然無法根治,若非有人故意衝撞,也不至於讓這孩子變成現在這樣。

「南小姐?」見她遲遲沒有行動,林榕小心翼翼道。

「診治的事不急。」

蘇卿回過神來,她勾唇淺笑着看向顧霆深。

「顧少,咱們這是第一次合作,你是不是該先付一下定金?」

顧若暖的情況複雜,暫時卻沒有生命危險。

而且,還有很多事情,她尚未明了,自然不急於出手。

顧霆深銳利的眸子一眯。

這女人不是說讓他答應三個條件不要錢?

這是想趁火打劫?

若是平時,這女人敢這麼跟他說話,他絕對讓她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可如今…

「你想要多少?」顧霆深強壓心頭怒火。

「這個嘛…根據相關法規,定金不能超過合同的20%。」

蘇卿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我和顧少約定的是三個條件,所以讓顧少先履行哪一個都不太合適…」

「無妨,答應你的條件,我必然做到。」顧霆深冷冷道,「陳傑,把城東新區那片地皮的合同拿過來!」

「是!」

陳傑應聲,向著顧霆深的書房走去。

「兩分鐘,轉讓合同就能簽完。」顧霆深眸色冰冷的盯着她。

「合同可以等你女兒醒了再簽?」蘇卿淡淡道,「三分之一的定金太多了,還是換一個…」

這時,陳傑已經把轉讓合同拿了過來。

「不用換。」顧霆深在署名處快速簽下自己的名字,接着丟給蘇卿。

「顧少直接把合同給我,恐怕不符合規矩吧?」蘇卿搭眼瞧了瞧合同。

「我的規矩就是規矩。」顧霆深語氣加重了幾分。

「呵!顧少就不怕我醫術不精,救不了你女兒,直接攜定金跑路?」

蘇卿笑意更冷了。

當年,她爸媽的生意遇到了點小麻煩,只要顧霆深肯出面調節,就能迎刃而解。

顧霆深卻以不符合規矩為由拒絕了。

無奈,她爸媽只能前往隔壁市,當面與合作方協調,結果,路上卻出了車禍…

以前,她還真當這狗男人視規矩如命呢!

原來,所謂的規矩不過是全憑他的喜好而定的罷了。

「不怕,因為你沒那個機會。」

顧霆深森冷的眸子里透出陣陣寒光,驟然逼近她,「南絮,我醜話說在前面。」

「如果我女兒有個三長兩短,我絕對會讓你以比她痛苦百倍的方式死掉!」

「是嗎?既然顧少喜歡說醜話,我就好心提醒顧少一句吧。」蘇卿勾唇,從容的在合同上籤下自己的名字,將其中一份塞進顧霆深懷裡。

「你女兒的病我的確能治。」

她毫不畏懼的迎上顧霆深的冷眸,笑的清冷而又高貴。

「不過,我救人全憑喜好,就算收了定金,我也有的是辦法跑路,顧少若是不信,可以想想為什麼你找了我那麼久都沒找到。」

顧霆深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沉了下去。

三年前,神醫南絮的名號在全球一炮而紅。

他為了小暖,動用了所有關係,全球搜索南絮的下落,卻沒有任何結果。

就連這次,南絮回到了東國,他都沒能第一時間將這女人找出來…

這女人的確不簡單!

「南絮,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一種前所未有的挫敗感湧上心頭,顧霆深一把掐住她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