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水千姿墨沉李思聰活埋

第3章 水千姿墨沉墨安安同居

小姑娘顯然意識混沌了,眼巴巴盯着他胸膛,嗓音輕柔沙啞地問。

喉頭微妙地滑動,墨沉回:「不能。」

小姑娘好似帶了可憐巴巴的哭腔,揪住他的浴袍腰帶,「叔叔,抱抱……」

「艹!」

一把將她抵在牆上,墨沉抓住了她滴水的裙擺,晦暗炙熱的眼神狠盯着她。

最終,卻只是溫柔摸了摸她頭,「乖,聽叔叔的話,乖乖忍會兒。」

隨後出門撥了電話給助理許川,「買葯……」

眸底閃過狡黠幽光,「適當拖延下時間。」

小丫頭艷麗又嬌軟沖他撒嬌的模樣,他還想多看會兒。

艹!挺狗的。

再返回浴室,卻見水千姿抱着雙膝坐在冰涼的地面,花灑的水從她頭頂淋下。小姑娘像只被雨淋濕的小貓兒,在脆弱地發抖。

一瞬間,墨沉心口狠狠刺了下,再次撥通電話,「抓緊!十分鐘內必須把葯送到!」

換了套斯文禁慾的黑西裝,男人坐到沙發上,漫不經心吐着煙圈。

目光卻狠盯着浴室方向,濕漉漉的黑髮紅唇的小磨人精,誘人瘋狂。

只是女孩子的初、夜很寶貴,他不能讓小丫頭稀里糊塗丟了。

以後日子長着,小丫頭有的是機會,對他為所欲為。

餘光掃到門口一道猥鎖身影,墨沉回頭,只見李思聰瑟瑟發抖趴在門邊:「兄弟你是不是累了?要不,換我上?」

小姑娘的每一寸都長在他審美上,可是,怎麼偏偏在垃圾堆里撿男人?

墨沉起身,慵懶踱步到門口,猛地一腳踹出。

「哎呦呦……」

再一次李思聰殺豬一樣慘叫着飛出幾米遠。

「給老子趴好,別動!」

許川剛上樓就瞧見這一幕,卻十分淡定,畢竟大boss的兇殘,他已經習慣成自然了。

「沉爺,葯來了。」

許川恭敬地雙手奉上,給誰吃的,為什麼吃,不該問的他絕不會多問一個字。

浴室里,喂水千姿服藥後,墨沉讓她靠在懷裡休息。

好一會兒,水千姿才緩緩睜開了眼,「李思聰呢?」

她清醒後,最先惦念的竟是垃圾堆里撿的男人。

黑眸掠過一抹危險,墨沉攬住她腰的胳膊,不斷收緊。

「墨叔叔,抱疼我了……」

小姑娘嬌嬌柔柔地低呼。

墨沉這才回神,鬆開她,「在門口。」

水千姿不管不顧,衝出了浴室。

黑絲綢般的長髮還在滴水,白皙的小臉像染着薄薄胭脂紅,似一尾剛游出海面的小美人魚……

即便天天面對沉爺這樣的絕色,許川還是被驚艷到了,不由自主盯着她看。

直到接收到自家大boss的死亡凝視……

「卧槽!」

「我瞎了!我突然看不見了!」

許川伸出手對着空氣一通亂摸。

要知道伴君如伴虎,身為第一特助怎麼能沒點戲精在身上!

墨沉這才幽幽轉開目光,陰沉的臉色,忽然轉為淡淡笑意。

原來小丫頭不是惦念垃圾男,而是急着報仇。

走廊里,只見水千姿一腳踩在李思聰背上,彎下腰,兩隻手不停薅着李思聰的頭髮。

「去你大爺的!你個狗東西讓你暗算我!」

「嗷嗷救命,啊啊你不要過來啊……」

在驚恐的尖叫聲中,李思聰剛植好的頭髮被薅了個一乾二淨!

水千姿又拿起那個瓶子,朝他臉噴了好幾下,尤嫌不夠,又擰開瓶蓋整瓶潑到了他臉上,最後將空瓶子砸到他光禿禿的頭頂上!

在邊上看着小姑娘撒潑,男人眼底的寵溺笑意,不斷加深。

之後水千姿泄了氣似的,搖搖欲墜昏迷過去。

墨沉一把摟住她,將她抱進了卧室。

折騰一場,水千姿需要好好休息,可身上黏着濕的衣裙,沒法安睡。

僅僅猶豫了三秒,墨沉決定幫她換睡袍,畢竟早晚是要當他老婆的人。

「千姿,這是第三次了,我不會再錯過你。」

卻還是閉上眼,才緩緩解開她衣服……

走廊里,李思聰像只喝醉酒的大黑蛤蟆,難受的在地上扭動。

墨沉嫌惡地皺眉,「老子見不得髒東西,拖下去,埋了!」

一旁還在對着空氣亂摸的許川,激動道:「卧槽我眼睛又能看見了!沉爺,埋哪兒?」

「隨便。」

撂下這話,墨沉繼續回屋守着水千姿。

郊外野地。

許川擼起袖子,拿起鐵鍬開始挖坑,挖到一半聽到「滋啦」一聲。

一低頭看到自己腰間皮帶,被一隻黑胖的手解開了。

李思聰躺在他襠下,滿臉紅潮,像要吃了他似的。

這傻叉,想肛他?

許川反手就給了李思聰一個大逼兜,「你他娘的癩蛤蟆親青蛙,長得丑,玩兒的還挺花!」

李思聰難受的滿地打滾,許川也懶得管他,直到挖好坑後,才喂他服了葯。

見他清醒了,許川指着那個大坑:「跳吧!」

「你想活埋我?」

「不然呢?沉爺吩咐要把你埋了,那路過的螞蟻都得幫着挖坑!第一財團掌舵人墨沉,你不會沒聽過吧?」

一瞬間李思聰嚇得面無人色!

據說,墨氏的海上貨輪曾經被海盜劫持,這幫海盜窮凶極惡,殺人如麻,連國際刑警都毫無辦法。可沒想到,有人比這幫海盜更暴戾狠辣,一夜之間,血洗海盜老巢!

此人便是墨沉,傳聞中十幾歲就執掌墨氏的經商奇才,也是他助力墨氏成為K國第一財團。

在這樣一個聞風喪膽,閻王見了都得抖三抖的大人物面前,李思聰像能被輕易碾死的螻蟻……

「你想跟沉爺對着干?」

「不,不敢!」

李思聰快嚇尿了,撲通一聲跳進坑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