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宜寧徐媽媽鎮北侯李家

第3章 宜寧滔天的富貴

一大早又被徐媽媽的大嗓門叫醒,這幾天宜寧雖然不習慣,但依舊認命的起床,繼續打水幹活。

她小時候在家裡本來就天天幹活,有底子在,所以這具身子還是能扛得住,都習慣了,可是心理上扛不住啊!她宜寧在天香樓已經過了幾年好日子了。

正想着乾脆還是去天香樓算了,又有些退縮,天香樓也要幹活,須得等她們快接客前半年才不用幹活,那半年就要好好養身子,養身上的肌膚。

沒接客之前,那也就是閣里姑娘們使喚得小丫鬟。她宜寧其實就是個懶人胚子,在天香樓日子好過了以後,她才知道不用幹活不用天天學技藝是多麼舒服。

她原本就不是聰明性子,都是靠小心翼翼活着。原先也不敢想這麼好的日子能讓她過上,這一旦過上就不想再過苦日子了。

宜寧沒有任何思緒,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這時人牙子徐媽媽從外頭開門走了進來,進來後又轉頭就給門上了鎖。

徐媽媽有些富態,三十歲上下,一看日子就過得不錯,圓圓的身子圓圓的臉,穿着一身藍色如意紋綢衣,頭上釵着銀簪子,看着很有福氣,完全不像一個人牙子。

徐媽媽在院中大喊一聲,「你們這些丫頭片子都過來,我有話要說。」說完就在院中站着,宜寧有眼色的馬上去旁邊給徐媽媽搬了個椅子。

「徐媽媽,您坐。」宜寧笑得有些討好。

徐媽媽看她這樣子有些滿意,慢悠悠的坐下。這時另外的女孩子都過來了,宜寧也跟着站在隊伍里。

徐媽媽掃視一周,這才慢悠悠的開口。

「別說我徐媽媽不好,今天我特意託人找了路子,是京城李家的,至於是哪個李家,就是我朝的鎮北侯李家。」

徐媽媽說完,大家聽到鎮北侯幾個字都開始竊竊私語。

徐媽媽有些得意,鎮北侯誰人不知,京城有名的武將世家,她徐媽媽能做鎮北侯府的中間人,到時候說出去也是能威風一陣的。

「想必你們也聽說過,我就不多說了,等會你們和我一塊去侯府,現在都回房去把自己收拾收拾,半個時辰後出發。」

女孩們聽完後都興奮的去收拾,宜寧卻不記得上一世有鎮北侯這個事。

「妞妞。你快一點啊!我聽別的姐姐說,鎮北侯府很好的,很少打罵下人,吃的也不錯。」昨天叫她的依依悄悄過來有些擔心的拉着她。

這時宜寧才記起來,她在徐媽媽這邊時,有次好像感染了風寒,徐媽媽怕她傳給別人,就把她丟去柴房了,兩天後才讓她出來。

不過那次風寒不嚴重,她沒受什麼苦,所以一開始沒想起來,現在想來,可能是那幾天鎮北侯府的人來過。

「依依,謝謝你,我知道了,你也快去收拾一下。」宜寧笑跟旁邊的女孩說。

宜寧估摸着,如果依依消息屬實,那能去鎮北侯府最好了,鎮北侯她也聽說過,不過裏面什麼情況她卻不知,上一世她本來就是鵪鶉性子,遇到什麼都是能躲就躲,連個交好的人都沒有。

屋子裡的女孩子都有些期待,嘰嘰喳喳的聊着如果能去侯府有多好,宜寧卻心裏沒什麼波動,主要是她覺得,這自己也不一定選得上。

宜寧也抓緊時間收拾了一下,她聞了聞自己身上,好在她這幾天都洗澡洗衣裳,現在沒什麼怪味,她抓緊去水缸那邊打井水洗了一下臉和手,又用手撥弄了一下頭髮。

半個時辰後,徐媽媽在院子里喊了一聲,屋裡的女孩子們魚貫而出,跟着徐媽媽一個個上了外面等待的馬車。

馬車緩緩而行,過了一個時辰左右,終於到了侯府後院的偏門。徐媽媽首先下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摸了摸頭髮,確定沒什麼問題,才走向前敲了敲門。

沒一會兒,裏面有個四五十上下,長相普通的婆子打開了門。

徐媽媽對守門的婆子福了福身子。

「嬤嬤,我是徐大家的,跟府里夫人身邊的王嬤嬤認識,王嬤嬤讓我今天送丫頭們過來。麻煩您幫我們通傳一下。」

徐媽媽笑得有些諂媚。

守門的婆子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馬車。「你等着吧!我去問一下。」說完便關門回去了。

徐媽媽也不惱,就在那裡乖乖站着,等了小半個時辰,門才被打開。

來人除了那個婆子還有一個十五六歲俊俏的小丫鬟,身上是一條豆綠色交領裙,腰間的腰帶上系著粉色花鳥紋香囊,頭上竟然還戴着金絲珠花。

宜寧不禁感嘆,這侯府估摸着確實有錢,如果能進侯府,自己是不是也能找個輕鬆的活計,經過這幾天的勞累,她現在倒不圖什麼多少銀子,就是想活計輕鬆一些,她覺着自己受不了累,一受累就心裏難過。

那小丫鬟俏生生的開口。「徐大家的是吧?帶上你的人跟我走吧!進府里以後眼睛不要亂看,不然小心你們的皮。」說完就自己轉身進門了。

徐媽媽陪着笑,連忙招呼身後的女孩子們跟着走。

眾人聽了話以後,也不敢抬頭,只敢跟在後面快步走,但是眼角還是瞄到了,一路走過來,庭院深深,處處雕樑畫棟,亭台樓閣連綿不斷,各色花草,游廊池塘,能看出世代簪纓之家的富貴底蘊。

走了小一會兒,眾人終於到了,眼前是一個四方的小院子,院子一旁種了些嫩綠的竹子,旁邊還有個大水缸,估計是養了觀賞的錦鯉,裏面還冒出幾株綠油油還未開花的睡蓮。

腳下是青石板磚,顯得整個院子素雅又涼爽。

院子正**有一個四十上下的嬤嬤坐在那裡,她身着暗綠色交領長裙,梳着懶梳髻,頭上只簡單戴着兩隻銀釵。

臉色淡淡,正舉着茶杯喝水。院中還站了好些不同年齡的女子。看到她們來了,那個嬤嬤也沒抬頭,負責帶路的小丫鬟忙讓她們自己排好。

眾人依次站好,又過了大概半刻鐘,那嬤嬤拿起茶杯後又喝了一口,然後放下杯子,才開始給眾人訓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