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你快走,別管我!!」

夏桃枝看着身前的男人,她不懂,這個人為什麼要來救她。

明明他們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

他卻死死的推着壓住她腿的橫樑,可是石頭一動不動,就算他體魄健碩也推不動這千斤重的巨石塊。

他額頭都是汗水,周圍的火勢越來越大,他卻笑道:「夏桃枝,你他媽欠老子的還沒還清呢,你想死也只能跟我死在一起!」

夏桃枝最討厭他爆粗口的樣子,她推搡着他,可是她柔軟的小手哪裡能推得動他,她着急的哭了起來:「謝閻!你是不是有病啊?為什麼要跟我一起死啊,我討厭死你了!求你了謝閻,你趕緊走啊……」

她這一生過的平淡,被劉舒明退婚以後,就一直在城裡打拚,三十三歲的她,已經成為開了上千家大商場的國營企業家,跟當地**合作,開了類似國外的大商場。

就在剛才商場突然着火,她辦公室的門被鎖上,完全逃不出去。

她可以肯定是有人故意縱火鎖門,那個人可能是剛走的妹妹——夏桃花。

甚至她還從山後做了手腳,這就是豪門嗎?有着權利弄死一個無辜的人。

她現在雙腿都被橫樑壓住,已經不會疼了,完全失去了知覺。

這橫樑重達千斤,她壓根掙脫不出來。

而謝閻就衝進來救她了,可是瞬間,她不想讓他死,她一點也不想他陪着自己死。

她以為自己真的超級討厭這樣粗俗不堪的謝閻,一天就知道打架,又不聽道理。

見到她還總是一副眼睛黏她身上的樣子,她都不敢抬頭看他。

而此刻她沒想到進來救自己的人會是他。

他低笑起來,聲音沙啞磁性:「獃子!因為我喜歡你啊。」

夏桃枝眼淚滑下:「我不喜歡你,你快走啊,謝閻你別跟我一起死啊,不值得的。」

他推着這橫樑,樓層垮塌,上面的重量又再次砸了下來,他抱住她護住她的頭,嘴裏吐出一口血,生怕血流在她好看的臉上,還歪了歪頭,男人的聲音沙啞,口中的血越來越多:「走不了了,跟你一起死挺開心的。」

他用身體護住她,輕笑起來:「聽說兩個人死在一起的話,下輩子就得綁在一起。」

夏桃枝閉眼之前感受的是他的體溫,還有他套在自己手上的鐲子。

他聲音微弱:「給我媳婦的,你知道的,我就是這麼無賴。」

「無論如何我們也不要這個兒媳婦了!」

「她夏桃枝被土匪綁到山上三天,已經不幹凈了!」

「前親家啊,不是我說,我們家舒明看上你家桃枝,差點把他爺爺氣的住院,無論如何,這婚我們都得退!」

夏桃枝聽着吵鬧的聲音,她猛地坐了起來,睜開眼看到的是一群熟悉的人。

她看着周圍,卻看到了自己手上的鐲子。

這是……

謝閻送給她的。

她還記得她臨死前被他套上了這個鐲子。

所以,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她來不及考慮鐲子的問題,而是看着那邊的幾個人。

這土牆房帶着涼意,牆上貼着大隊發的日曆。

1970年3月4日。

「夏桃枝你給我滾過來!」她正失神,卻被人拎着耳朵扔在了地上:「你以為你裝暈就沒事了嗎?你告訴我,你是不是被那些土匪給強了?」

夏桃枝一個踉蹌摔在地上,她惡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婦人,這是她的親生母親,可是她是如此厭惡自己,而自己也厭惡她。

上輩子她突發惡疾走了,自己高興的買鞭炮慶祝三天三夜。

「你看什麼看?老娘問你話呢,你再瞪我把你眼睛挖出來!」她伸出腳踢她,桃枝卻沒讓她踢到,她站起身到了一邊,看向坐在凳子上的男人,劉舒明。

現在是1970年3月,她回到了自己十八歲的時候。

原本說好,她十八歲就跟他結婚,可是他卻反悔了。

因為他跟她的妹妹夏桃花好上了。

她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她被土匪綁架,就是他計劃的,為的就是退婚。

一開始確實是自己愛慕他,因為她掉進水裡,是他把自己救上來的。

所以她喜歡這個對自己好的人…

女孩子缺愛真可怕,別人的一點施捨,你就恨不得獻出你的全世界。

在自己的愛慕下,他跟自己訂了親。

可是現在他反悔了,他喜歡夏桃花。

桃花桃枝………

人人都誇桃花美,誰又會誇一句桃枝的好呢。

羅翠蓮叉着腰,指着對面劉舒明的母親:「我告訴你們,要退婚可以,這彩禮我不退,上次的兩斤豬肉我們已經吃了,給的兩把麵條也沒了,沒什麼還給你們的!」

劉舒明的母親也不是好惹的,兩個都是村裡有名的潑婦,她拍了拍這破舊房子里,唯一能看的縫紉機:「行,這些都可以不還,但是,這縫紉機得還!」

這可是她兒子半年工資買的,無論如何也得還回來,她可是花了不少路子才弄到的,全村就這麼一個,她家裡都沒有。

羅翠蓮冷笑:「還回去?不還,你們把這女人帶走吧,留在我們家也是丟人!」

李冬梅一聽臉上也是怒意:「不要,這種骯髒的女人,以後肯定懷不上了,我家那口子怎麼說也是村長,不能給他丟人!「

羅翠蓮:「不管怎麼樣,這縫紉機給了我們家了,就是我們家的,這女人跟你兒子在一起,也白給你兒子了!怎麼也得賠點錢!」

「呵,我兒子可說了,他連手都沒拉過,就這小狐狸精,勾引我兒子我兒子都不要她!」

……

各種語言不堪入目,桃枝卻笑了起來,她重生回來了。

回到退婚的那一天,上輩子她死纏爛打的解釋,說自己沒有被侵犯,無論如何也要嫁給劉舒明。

只要他相信她,她就什麼也不怕。

可是他低着頭,說讓她放過他……

她無論如何也不放,他是唯一對她好的人,她想跟他在一起一輩子。

所以婚沒有退成,就等着結婚了。

然而,還沒結婚,她就看到他和自己的親妹妹在玉米地里……

那一刻,她才真正的放手。

在村裡努力的掙工分,等社會開放一些以後,有了一點資金,才逃離了這個村子。

後來聽說,夏桃花被有錢人家認回去了,她其實是大小姐。

呵呵呵呵呵,這一切都這麼諷刺。

她努力了十幾年,好不容易功成名就卻死了。

而夏桃花卻過着豪門小姐的生活。

現在看着羅翠蓮的嘴臉,桃枝懷疑,上輩子自己懷疑的沒錯,她確實不是羅翠蓮親生的,她甚至懷疑自己才是那個大小姐。

可惜,一切還沒查清楚,她就被夏桃花燒死了。

反正今生她會查清楚的,這個羅翠蓮,她也不會再把她當母親。

這兩個狗男女,她不會讓他們好過的,婚她要退,但是要先報仇!

桃枝看着劉舒明:「你怎麼說?」

她不會讓他們如願以償的,這兩個狗男女別想逍遙快活!

劉舒明抬頭,原本俊朗的臉變得憔悴:「桃枝,你放過我吧。」

意料之中。

桃枝輕笑道:「放過你?那誰放過我呢。」

她看着正在吵架的人:「我不會跟他解除婚約的,我一定要嫁給他!」

這對狗男女上輩子在村裡處處被人誇,而自己被罵的這麼慘,她怎麼會讓他們幸福快樂的在一起呢!

她要先復仇!讓他們身敗名裂!!就這樣放過他和夏桃花?不可能!!

羅翠蓮怔住了,隨後笑了起來:「好好好,聽到沒有,只要有一方不同意,這婚啊,還得結!!」

他們在村裡的祠堂上過香的,當初同意的事,就不能反悔,除非兩方都同意。

「你——」劉舒明盯着她,眼裡都是厭惡。

桃枝卻笑了,對,就是這樣!

她現在回來了,就不會讓他們好過,不讓他們身敗名裂!!這婚她不會退的!她的計劃很快,不會讓他們逍遙太久。

坐在門口的夏桃花也咬牙切齒,這夏桃枝真不要臉,人家都來退婚了,她非要嫁!

門口有很多人圍觀,桃枝卻無所謂了,她畢竟是在商場上打拚過的人,她有社交牛逼症。

村民們議論紛紛,她也聽到了不少奚落的話。

「這夏桃枝還真是喜歡舒明啊。」

「舒明長得俊啊,又是村長家的小兒子,村裡哪個姑娘不喜歡他啊。」

「屁話,村裡還有很多小姑娘喜歡我閻哥呢,對吧閻哥,誒?我閻哥呢!」

「剛才就走了吧,在夏桃枝說要嫁給劉舒明的時候。」

一場鬧劇很快就結束了,有人不同意解除婚約,這婚約就沒法解除。

劉舒明要離開的時候,他的眼睛落在夏桃花身上,隨後看向夏桃枝:「桃枝,你好好想想,如果你嫁給我,我是不會對你好的,我們解除婚約,縫紉機我不要了……」

「我不。」桃枝看着他:「我那麼喜歡你,不嫁給你我誓不罷休!」

呵呵呵呵,就想這麼逃了?沒門!

「桃枝——」劉舒明咬牙切齒:「我直接告訴你吧,當初在河裡救你的根本不是我!你別纏着我了!」

他說完氣急敗壞的走了。

當初看她漂亮,所以騙了她,以為可以騙她獻身。

誰知道她跟個貞潔烈女似的,牽小手都不給,還不如桃花熱情。

桃枝看着他的背影,站在原地攥緊了手,那她報復起來,就更沒有壓力了!

「夏桃枝你給我滾進來!」

桃枝聽到裏面羅翠蓮的怒吼,她拿起鋤頭:「我去上工了。」

「你給老娘滾回來!!」

羅翠蓮還在怒吼,但是桃枝已經不理她了。

她拿着鋤頭上山,現在上頭給了他們大隊里任務,必須要把這十幾個山種上松樹,上午有三工分,下午有三工分。

桃枝看着這破舊的村子,路上還是泥濘,牛糞倒是沒有,都被撿乾淨了,這時候撿牛糞也是有工分的,不過都是小孩子在撿。

村裡的人看到她都敬而遠之,因為村裡已經傳遍了,她三天前去鎮上回來,被土匪給抓上了山。

說她在上面三天,已經不是正經姑娘了,

但是只有她知道,那些土匪並沒有動她,只是好吃好喝的招待了她三天而已。

至於原因,上輩子她不知道,這輩子……她想弄清楚。

但是回土匪窩基本不可能,他們那個地方易守難攻,她根本找不着。

土匪很快也要被剿滅了,也就這幾個月吧,上頭派了人來,所以她得趕緊問清楚。

桃枝摸着自己手上的鐲子,這是一個紅色的玉鐲,稱的她的手雪白,而且……根本取不下來,就像長上去似的。

到了山上,她自己在一旁挖坑,沒有人跟她談話。

拔草的時候被茅草划了不少小口子,她有些無奈。

當她傷口上的血流到鐲子上的時候,她發現了一個震驚的事情。

她好像站在了商場里。

商場很大,也很熟悉。

這就是她死的時候所在的商場,桃枝的心砰砰直跳。

她腦海里的想法是在商場里看看,然後她就彷彿真的能走在商場里似的,可以拿出放在貨架上的東西。

她的商場,一樓是賣金飾銀飾手錶等等飾品的,面積不大,卻夠用,還有個負一樓,是個小超市。

二樓是日用品,三樓是女裝,四樓是男裝。

五樓是餐廳,六樓本打算修電影院的,還沒成功。七樓是圖書館……

她有從國外引進的電梯,踏上電梯上了二樓。

她一個模式是國外學的,很成功,所有東西都在一個地方,很方便。

裏面的東西全是她商場里的。

她跑進倉庫,裏面是她剛進的新貨,奢侈品專櫃還沒開,東西都在這裡。

倉庫里,放置着商場這一周需要販賣的貨物。

桃枝的神識坐在地上,眼淚流了下來,她之前恨命運不公平。

給了她一個不愛自己的母親,一個非常令人厭惡的家庭,

好不容易終於做了起來,擁有了別人無法企及的財富,她卻死了。

死的時候還這麼丑,腿被壓斷,她被人保護着,都無法動彈,無法……還他一句謝謝。

可是現在,她奮鬥的東西都回來了,她有這個空間,她把自己的商場給裝着回了七零年代,回了她最黑暗的日子。

桃枝站起身,心念一動就思想回魂,她的頭髮紮成麻花辮子,此刻山上的風吹拂在她臉上,帶着三月少有的溫暖。

「夏桃枝,你趕緊跟劉舒明解除婚約吧,你配不上他了。」

「是啊,被土匪抓了這麼多天,是我都直接跳河死了,哪還有臉回來啊。」

桃枝聽到劉麗華的話,冷淡的道:「那你去死啊?」

劉麗華臉色一陣紅一陣黑:「你——我又沒被土匪抓走。」

桃枝挖着坑,一邊道:「你想被抓人家也不抓你,能吃又長得丑,賊都被嚇的連夜扛着家跑了。」

劉麗華氣急敗壞:「你、你——」

桃枝換了個地方:「你嘴臭就不要站在上風口,一會村裡人都吃不下飯了。」

她聲音很大的吼道:「夏桃枝,你這個賤女人!活該被土匪抓了!你以後生不齣兒子!!」

桃枝停下腳步,她轉過身看着劉麗華,快步走到她面前,揪着她的頭髮猛地往下一扯,鋤頭把砸她腦袋上,哐的一聲,劉麗華就跌進了坑裡。。

—題外話—

男女主重生以後會雙向奔赴的,女主也會寵他,但是立馬就去愛他去獻身不可能。

不喜勿噴,盡量像年代文,不看請走你好我好大家好,惡意攻擊罵人會舉報。

尊重彼此,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