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只聽桃枝狠戾的道:「我再說一遍,那些土匪都被我給嚇的不敢出山,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不信你就去找他們問問!他們誰也不敢動我!」

她這樣說,也可以把那些人引出來,她要查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所以靠這個大嘴巴來宣傳也行。

「啊!!」劉麗華摔倒在坑裡,旁邊的幾個女人直接不敢說話了。

因為此刻夏桃枝的狠勁還真有點可怕。

桃枝撿起鋤頭,繼續到一邊去挖坑。

劉麗華在那邊氣的大叫,卻沒有辦法。

桃枝當然知道她們討厭自己的原因,劉舒明是村裡最俊的青年,比從城裡來的那些知青還好看。

而且,他還是村長的小兒子,在村裡教書,又有才華,很多女子的夢中情人。

所以,她們都巴不得她趕緊跟他解除婚約。

在他們看來,夏桃枝除了一張臉,什麼出息都沒有,都沒上過幾天學。

她們寧願嫁給劉舒明的是夏桃花,畢竟夏桃花還是個初中生呢,在這個年代能讀完初中的有幾個啊。

桃枝從商場里摸出一顆奶糖吃着,她吃着糖,才覺得老天爺至少公平。

這些都是她奮鬥來的東西,在這個年代,能讓她活的更有底氣。

村裡人背地裡對她指指點點,沒當著她的面,她也就懶得理會了。

挖樹坑一直到黃昏,大家才回村裡吃飯。

她回家放下鋤頭拿了碗,夏桃花也打算出門,她打扮的花枝招展,她根本不用上山,因為她有學問,會安排進大隊里,指不定能進婦聯。

夏桃花看到她輕嗤了一聲:「我勸你趕緊跟舒明解除婚約,你根本配不上他。」

桃枝從井裡把水打上來洗了把臉,換了一雙鞋子,拿上碗去大隊米場吃飯。

夏桃花跟在她身邊一直勸她:「夏桃枝,你別不知好歹,明天你就跟娘說,你要跟劉舒明解除婚約,別到時候整的太難看。」

桃枝看着夏桃花:「你幫我做一件事,我就跟他解除婚約。」

夏桃花眼睛一亮:「你說。」

只要她跟他解除婚約,她就可以跟明哥在一起了。

桃枝看了看周圍:「你去羅翠蓮那邊給我拿一個東西。」

夏桃花一聽就瞪着她:「什麼羅翠蓮,叫娘!」

桃枝知道,現在的夏桃花還是個小姑娘,好騙。

不像後來的夏桃花,心眼壞着呢。

自己創業的時候,可被她這個豪門大小姐害得住天橋。

「所以,你到底去拿不拿?」桃枝雙手環胸看她。

夏桃花想起劉舒明的溫柔,她咬咬牙:「你說。」

反正母親疼她這個小女兒,她都沒讓夏桃枝上學,自己卻可以讀完初中,所以自己拿什麼東西,她應該不會生氣。

桃枝道:「其實很簡單,她床頭的柜子里,有一個盒子,盒子里裝着一根紅線手串,上面纏着金絲,還有一粒小銀子,編織的手法很複雜,你把它給我,我想學學怎麼編。」

其實那根手串就是夏桃花的生母之物,後來她就是靠這個到豪門做大小姐的。

聽說,他們用頭髮做了親子鑒定,確定是豪門小姐。

所以她早點拿到那手串,編織個假的放進去,可以阻攔她認親。

自己上輩子的懷疑不無道理,但是那個家庭上輩子這麼寵着夏桃花,她對他們也失望了。

不管一切是不是真如她猜測那樣,自己才是真正的小姐。

就算以後他們跟夏桃花做親子鑒定,也能晚點出結果,而不是抱着夏桃花就是哭說她是豪門的女兒,就是想噁心噁心他們。

自己的身世的話,她現在堅信羅翠蓮不是親生母親了,沒有一個生母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

夏桃花警惕的看着她:「你不會想拿娘的東西去賣吧?」

桃枝走在前面:「你不信就算了,今天她已經找人看日子了,如果沒有意外,七八天我就嫁給劉舒明了,到時候你就沒機會了。」

「你——」夏桃花追上她:「你怎麼知道我喜歡明哥?」

桃枝淡淡的道:「村裡的姑娘有不喜歡他的嗎?」

夏桃花哼哼唧唧道:「有啊,劉明麗就不喜歡,還有劉文藝也不喜歡。」

「……」

夏桃花繼續道:「她們幾個眼睛瞎的竟然喜歡謝閻那個惡霸!真是跟個閻王爺似的。」

桃枝聽到這個名字,想起他抱着自己一起死的樣子。

她摸着手腕上的鐲子,旁邊夏桃花疑惑的看着她:「你摸手幹什麼?」

桃枝看着自己的手鐲,想到了什麼,她試探的道:「摸手鐲。」

她冷笑出聲:「呵呵呵,你瘋了,你手上有什麼手鐲?做夢吧你。」

桃枝確定了,她的手鐲,只有她可以看到。

這是謝閻套上來的,難道……她還真成他媳婦了?

她有些氣極,那個混蛋都沒經過她的同意就給她扣上了,不管他,反正這鐲子是她的了!

夏桃花看到前面的大路口坐着一群人,她眼裡閃過厭惡,趕緊對她道:「我會把手串給你的,你一定要跟明哥解除婚約,聽到沒有?!」

她說完趕緊跑了,生怕那群男人盯上自己這朵嬌花。

桃枝聽到了前面吹口哨的聲音。

她直接走過去,他們也吹着口哨,還攔住了她。

「夏桃枝,你為什麼非要嫁給劉舒明啊?我們哥幾個哪個不比那小弱雞好?」

「滾開。」桃枝看到他們幾個就煩,這幾個人是流村的混混,60年大逃荒,他們的父母帶着他們到劉家村,這一待就是很多年,父母死了以後,他們不聽村長的招呼,在附近幾個村裡混飯吃。

還喜歡攔路打劫,所以人人厭煩。

謝閻就是因為跟他們混在一起,所以她也討厭謝閻。

桃枝悄悄從空間里拿出了防狼噴霧,如果他敢碰她,她立馬讓他眼瞎!

「喲,挺烈的啊。」二強攔住她,伸手要去摸她如花似玉的小臉,還沒碰到她就被人捏住了手。

他看着突然出現的人,感覺手被捏的生疼:「閻哥要斷了要斷了!」

他疼的臉色猙獰,腰都跟着彎了。

桃枝身體一僵,她聽到身後的說了一句:「滾。」

她把防狼噴霧給收了起來。

二強被鬆開,趕緊走了,他們是惹不起謝閻的。

謝閻看着夏桃枝如玉而又纖細的脖子,他喉頭微動。

桃枝朝前就走,現在看到謝閻,她還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誰知道謝閻一下子就站在她面前,她一下子就撞進了他的懷裡。

桃枝抬頭瞪着他,臉色通紅的趕緊推開他:「謝閻!」

謝閻打量着她:「夏桃枝,你身上怎麼這麼香。」

像是……奶糖的味道。

桃枝臉色一紅:「關你什麼事!」這人真的,一說話就像調戲似的。

她趕緊走了,謝閻卻捏着她的手腕,聲音帶着笑意:「爺幫了你,你就這態度?你這個同志很不行啊。」

桃枝扭頭看他,她握緊了拳頭,她想起謝閻死在自己身上的樣子,他的血濺在她的臉上,帶着溫熱。

可是現在的他年輕有朝氣,一切都好好的。

「你、你別哭啊……」

謝閻趕緊鬆開她,他有些手忙腳亂,俊美的臉上都是焦急:「我是不是捏疼你了。」

桃枝看着他着急的樣子,想起那個救自己的他,她心臟跳動加快了幾分,她不想他因為自己而死……

「我不疼。」桃枝深呼吸:「我還有事先走了,剛才謝謝你。」

謝閻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她的背影良久,她說……謝謝。

桃枝來到一隊米場,打了飯坐在角落吃着,村裡人依舊聊着最近的事。

比如隊里的牛下了崽,誰家又抓到了山上的豪豬等等。

在這個時代,沒有保護動物一說,豪豬是山上最好抓的野獸。

幾乎家家戶戶都有豪豬簽,不過豬肉拿到隊上做了大家吃,不許搞獨立,豪豬簽可以帶回去。

最近隊里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種樹。

不過馬上要春種了,又要忙碌起來。

大隊支書去上面領來了種子,正在米場中間給眾人科普着。

「這秧苗很脆弱,但是產量高,我們大隊這一年的收成都得靠它,明天一隊的人繼續去種樹,二隊和三隊去撒秧種,地一定要澆透。」

「用篩籮篩的時候,選黑土,去年整的黃土,扯小秧的時候一下雨,黏的根全是土,米種都被扯掉。」

「愛護這秧種,就像愛護你的孩子一樣,你總不能把你家兒子種都給抖掉吧。」

「哈哈哈哈哈!」

聽着支書的話,大家哄堂大笑,卻也因此記住了。

桃枝是三隊的,劉姓的都是一隊,這裡叫劉家村。

而王姓是二隊,他們姓夏的,姓周的,姓黃的……

這些後來的村裡定居的,都是三隊的。

明天她就不去種樹了,而是要去撒秧苗。

這種事她小時候經常做,所以比較有經驗,吃完飯大家就散去了。

路上黑漆漆的,桃枝跟隨大部隊離開,回到家裡的時候,堂屋裡正坐着幾個人。

羅翠蓮、夏桃花,羅翠蓮的丈夫夏有德,羅翠蓮的大兒子夏長春,二兒子夏長貴。

還有夏長春的妻子劉麗麗,夏長貴的妻子周文芳。

夏長春有三個兒子,夏長貴也有三個兒子,都在院里玩着。

看到她回來,大家都正襟危坐。

羅翠蓮還有一個兒子在鎮里上學,平時都不回家的,那兒子叫夏長風,比她和夏桃花都小。

羅翠蓮放下喝水的碗:「夏桃枝你給我滾過來。」

桃枝停住了腳步,她看向羅翠蓮,這真的是她的親生母親嗎?

從小,她就是她夏家的奴隸。

洗衣服,洗鞋子,種地,搶工分……

上學的機會只給夏桃花,夏桃花穿過的衣服才給她。

後來她才知道,她是想利用夏桃花進了豪門,然後換來榮華富貴。

呵,她當年懷疑過,現在已經相信,這可能只是一處狸貓換太子的戲而已。

羅翠蓮冷漠的看着她:「你和劉舒明的日子訂好了,這月十號,媒喇說這個日子好。」

「嗯。」她沒什麼意見,還有六天,夏桃花和劉舒明不會讓她失望的。

羅翠蓮看她聽話,又繼續道:「你繼續哄哄劉舒明,讓他再送個三大件,這縫紉機先不說了,單車和手錶,還有收音機,三轉一響,什麼也不能少!」

劉舒明他爹是村長,劉舒明他又開始在小學教書了,這點東西他們家還是拿的出來的。

雖然現在這些東西很難找到,但是她可是清楚李冬梅的本事,那老娘們能弄到這些好東西,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

桃枝看向夏桃花,她正咬牙切齒,桃枝覺得自己哄沒用,不如讓夏桃花去哄。

不過,她自然不會這麼說,這幾天自然有好戲看,她就等着了。

她淡淡的說了一句:「知道了。」

然後她就回了房間。

夏桃花看着她離開,臉上有些着急:「媽,姐姐她真的要嫁給劉舒明嗎?我覺得劉舒明不喜歡她,她嫁過去肯定不好過。」

羅翠蓮瞪着她:「管她過的好不好,你弟弟也快十六了,這三轉一響留着給他娶媳婦用。」

他們家孩子多,家裡也窮,以後娶不上媳婦怎麼辦。

夏桃花聞言弱弱的道:「其實我和劉舒明也行……」

「閉嘴!」羅翠蓮揪着她的手臂的肉:「你可不要亂想,那劉舒明算什麼東西啊,你以後要嫁給的城裡人。」

夏桃花顧不得手上的痛,急忙道:「媽,可我喜歡舒明哥。」

「你給我閉嘴,想都不要想!」羅翠蓮站起身,快步的走進了房間。

夏桃花咬咬牙,看着兩個嫂子,她一跺腳:「看什麼看,關你們什麼事,門口堆着一堆鞋,還不趕緊去洗了!」

她說完也朝着房間里走去。

劉麗麗站起身,去招呼三個兒子睡覺,周文芳看了一眼夏桃枝的房間,她走過去:「三妹,你把門口的鞋洗一下唄,我要照顧小旺他們幾個睡覺。」

桃枝的聲音從裏面傳來:「沒我的鞋,我不洗。」

周文芳聞言,語氣有些不善:「沒你的鞋也有娘的鞋啊,還有你哥哥的,你作為妹妹,洗洗鞋怎麼了?你怎麼這麼自私呢?」

桃枝道:「你不自私你洗啊,別吵我!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她雙手環胸現在她的門口:「喲,我看你怎麼不客氣。」

這小姑子平時跟貓似的,讓洗鞋就洗鞋,讓洗衣就洗衣服,今天怎麼還撓人了呢。

周文芳繼續道:「你出來洗鞋,趕緊的,不然我就告訴媽了。」

桃枝打開門,把一雙沾滿泥的鞋扔她臉上:「你閑着的話,把這個也洗了。」

「你——呸呸呸。」她一嘴的泥,氣的叉腰大罵:「你這個被人強的,怎麼跟我這個嫂子說話呢?」

桃枝拿過旁邊的煤油燈,直接扔她身上。

「啊啊啊啊!」周文芳的身上燃了起來,她忍不住大叫,在井邊打滾。

夏長貴看到這情況趕緊跑過來,提桶給她澆滅身上的火。

桃枝關上門:「我說了,別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