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周文芳沒想到現在的夏桃枝這麼凶,她不敢說話,但是想想她又不害怕了,反正婆婆不喜歡夏桃枝,家裡又因為桃花的事鬧的翻天。

自己可是有娘家人撐腰的,她怕她幹什麼?!

「他三姑,你這話說的可不對。」她盯着夏桃枝:「當時我也是沒看着,以為是你推的二旺……」

「呵呵呵,周文芳!」桃枝把自己的鋤頭拿了出來:「大傢伙可都聽見三旺說的了,是你讓二旺推我,現在你說什麼不知道?你可真會裝啊!」

桃枝鋤頭跺了跺地面:「別裝什麼都不知道了,這事你得給我道歉!」

周文芳眼神閃躲:「對不起,我看錯了不行嗎?孩子的話怎麼能信!」

「文芳,到底怎麼回事?」周文芳的哥哥周文勝看着她。

「誤會。」周文芳有些尷尬,畢竟村裡的人越聚越多,她也不敢亂說了,不然婆婆得打死她。

他有些不悅的看着她:「你說你這事,我聽說你被婆家欺負了,我從田裡趕上來的。」

「大哥,你去忙吧。」她趕緊朝他賠笑兩聲。

若是讓嫂子知道,她又要被嫂子嗆聲。

周文勝這才離開,他的牛還在田裡呢,今天犁田搶工分。

若不是聽自己說妹妹被打了,他想找夏家拿點賠償,他也不會從田裡追過來。

周文勝剛走,夏家的人也追來了,羅翠蓮看着這情況,再看看村裡人嘲笑的眼神,她眼睛都在冒火。

賴醫生看到這人過來,她趕緊道:「文芳,你以後別做這種誣陷小姑子的事了,桃枝怎麼說也是沒出嫁的姑娘,你這樣做太缺德了。」

桃枝看向她,這時候沒法說謝謝。

她知道她是在幫自己,這樣一解釋,羅翠蓮也聽見了,就不會覺得真是自己推了她的寶貝孫子。

桃枝站在旁邊,看到了出現在最遠處的謝閻,他盯着這邊,朝她笑了笑。

桃枝覺得這個人真的……無處不在。

他是在擔心自己嗎?

……突然覺得謝閻真的無處不在啊。

不然上輩子也不會第一個衝進來救她,就算知道他會出不去。

桃枝低下頭,有些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

「回家。」羅翠蓮過來,語氣冰冷。

周文芳剛才還唧唧歪歪,現在完全不敢說話。

夏長貴抱着二旺,旁邊的三旺吃了一顆糖,臉上高興的快生出花了,完全不管旁邊瞪着自己的二哥。

這糖真的太好吃了,他恨不得舔舔地上剛才留下的痕迹。

但是還是不舍的離開了,人太多了,他媽肯定不讓他舔。

桃枝自然不會回,羅翠蓮要被氣死就趕緊死吧。

這種母親沒有最好,就算是現在她死了,她也可以掏出鞭炮來放。

「翠蓮啊,你這二媳婦還真是有意思啊,自己讓兒子推姑子,還賴說是小姑子推的,哈哈哈。」

「可不是嘛翠蓮,你這女兒和媳婦分不分的清楚啊?回家不會要打斷幾根鋤頭把吧?」

「這桃枝也是真是可憐,翠蓮你可得讓文芳道個歉啊。」

看熱鬧的人調笑着,羅翠蓮的臉色更黑了。

她看向夏桃枝的方向,發現她朝着田裡的小路去了,壓根沒跟他們回家。

羅翠蓮想破口大罵,卻聽到很多人誇夏桃枝。

「這桃枝真是一人搶工分養活全家人啊。」

「可不是嘛,關鍵家裡人還不知好歹,二嫂陷害,妹妹還搶男人,嘖嘖。」

「太可憐了,你們看看自家娘家那邊有沒有合適的青年,給桃枝介紹介紹。」

「可以啊,我村裡有個不錯的小夥子沒搞對象,我現在去問問桃枝。」

幾個人也拿着鋤頭跟上,一起去上工了。

羅翠蓮眼睛陰狠的盯着夏桃枝,早知道就應該把她掐死。

她看着身後的周文芳,語氣平淡的道:「回家!」

周文芳抖了兩下,她想起自己以前被婆婆打的經歷。

那時候剛嫁過來,還沒懷上孩子,婆婆把她的手臂都打青了,她男人也不敢說什麼。

一家人回到家裡,羅翠蓮讓周文芳放下孩子跟自己回房間。

夏長貴有些猶豫,還是開口道:「媽,文芳她知道錯了,都是桃枝做的太過分,她這個嫂子才這麼生氣的……」

「媽,我知道錯了!!」周文芳趕緊跪下。

夏桃花下樓的時候就看到這個情況,昨晚她睡的晚,現在才起床。

剛才睡的迷迷糊糊的倒是聽見孩子哭,不過很短暫,沒打擾她睡覺。

現在看到二嫂跪下,侄子的頭上還裹了一層布,她有些疑惑,但是知道母親還在氣頭上,所以沒有多問。

父親大哥都不在家,大嫂也不在,夏桃枝也不在——

「跟我進來。」羅翠蓮聲音平淡,卻帶着濃濃的犀利,彷彿冷的滴出水。

她走進了房間,周文芳站起身哭着進門。

夏長貴不敢反抗母親,只能帶著兒子出去。

片刻聽見媳婦傳來的低聲哭泣,他咬咬牙,算了,女人不打不懂事!

打一次她要乖很久,這幾天文芳確實該打了。

桃枝正在插竹片,這是去年剩下的竹片,這撒秧苗,先把地面的土挖成一個長方形,大概是長5mx寬1.2m的比例。

然後用農家肥和水混合著澆地,一定要澆到這長方形里的土都喝得飽飽的,看到水滲不進土裡去為止。

這樣以後,就把秧種子撒在土上,一定要均勻,不然秧苗出來的時候,某些地方很密集,某些地方很稀疏。

而且稀疏的地方會長茅稗(一種雜草),這種東西跟秧苗很相似,不注意分辨的話就會跟着秧苗一起種進地田裡。

到時候長出來的話,它會搶掉秧苗的營養,秧苗長得不壯,它倒是挺壯的。

撒完以後,蓋上從田裡挖出來的黑土,已經被篩過了,篩的像米面似的細膩,把它們撒在秧苗身上,這樣的話,秧苗容易呼吸,也不會因為有大塊的土而被壓彎了腰,導致殘疾。

一根秧苗都很重要,所以大家都用心呵護着。

畢竟收成好,他們的家人就能不挨餓。

撒完黑土以後不用澆水了,插上竹片,這竹片削的比人高,**地里,然後用另外一端又插在對面。

插完以後,拿出了去年用過的薄膜紙,把這長方形的地給罩起來,讓它不能透一點點氣。

類似大棚的種植技術,裏面的水汽蒸發,就類似溫室,裏面的小秧苗就會長得非常快。

桃枝把一片地的竹片都插好了,又跟着忙活。

她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其實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幹活,比在家裡待着舒服。

「桃枝啊,你這丫頭幹活真利索啊!」黃大嬸真的太用着她了,但是想想村裡傳的,桃枝被土匪給……

若是真的,那肯定不能讓自家龍剛娶她為媳婦。

現在桃枝想嫁出去也太難了,畢竟這身體被土匪弄壞了,其實多好一個孩子啊。

哎……

桃枝不知道她在想什麼,聽着村裡的號角,知道牛回村了,他們也能回去吃飯了。

眾人也站起身朝村裡走去。

黃大嬸扛着鋤頭,跟着她並排着走:「桃枝啊,是這樣的,我們河頭村裡有個殺豬的,他媳婦是知青,之前回城裡,就沒再回來了,家裡三個孩子,但是人是個肯乾的,他前幾天還跟我說想找個伴,你看你要不跟他認識認識?搞個對象?」

那殺豬的雖然之前喜歡打人,但是現在已經改好了。

男人嘛,誰急起來不動手啊,被打幾下也沒什麼事。

桃枝聞言笑道:「不用了黃嬸子,我現在沒心思找對象,你也知道,我家裡這個情況……」

她有些欲言又止,黃嬸子倒是明白,她嘆息了一聲:「桃枝啊,你也別嫌棄人家,他是個殺豬匠,家裡也有三間土房,怎麼說也比你自己過好啊,而且三個都是兒子,這以後好孝敬你啊,這老來不發愁。」

畢竟桃枝也不能生,這能嫁出去也就謝天謝地了。

人家有三個兒子,以後不能生也有人養,跟她還挺合適的。

這麼一想,她覺得桃枝跟那殺豬的太合適了。

桃枝聞言臉色有些難看,那殺豬的她知道,因為村裡的劉麗華,之前被她打到坑裡的那個,就嫁給了河頭村那個殺豬的。

有三個兒子,一模一樣——

聽說那殺豬的特別喜歡喝酒,喝了就打人。

那知青無論如何也要逃跑,就是因為這個。

劉麗華後來嫁給他啊,被打的鼻青臉腫,天天往娘家跑。

把她介紹給那男人,這不是害命嗎?

而且,她不可能不知道那殺豬的家暴,因為他把人打跑的事,河頭村知道的不少。

後來劉麗華嫁給他,是以為他變好了,其實這東西有第一次就有無數次。

桃枝拉下臉,「不用了黃嬸,我就算嫁不出去,你也不用給我介紹。」

那黃嬸一聽不樂意了,瞬間垮着張臭臉:「桃枝,你這我就不愛聽了,我這不是為你好嗎?那殺豬的你有肉吃,有兒子養你還不用你生,你這說的好像我想害你似的。」

桃枝不想得罪人,但是也不想因為這件事被人平白無故的欺負:「黃嬸,你好心的話,給你女兒介紹吧,她跟我也差不多年紀。」

黃嬸臉都歪了,沒想到她這麼不識好歹!

「夏桃枝,我算是看白你了,給你介紹一個好對象你不要……」

「喲喲喲,介紹對象呢?介紹什麼樣的,說給我聽聽?」

這時候一道聲音橫**來,謝閻也走了過來,流里流氣的,臉上都是笑容的看着黃嬸。

黃嬸看到他就煩,可恨的是自家那個不爭氣的女兒,說喜歡這流里流氣的惡霸,她差點沒把她的腿打斷。

黃桂花不敢惹謝閻,她瞪着桃枝:「你就配嫁給謝閻這種沒出息的!」

她說完快步走了,生怕謝閻聽見。

謝閻微微挑眉,嫁給他怎麼沒出息了?

桃枝懶得說了,扛着鋤頭朝村裡吃飯的地方走去,她的碗她沒放家裡了,這次直接放村裡的食堂。

突然,她手上的鋤頭被人搶去。

她看着扛着自己鋤頭的謝閻:「謝閻……」

「我沒病。」謝閻已經學會搶答了,每次見這丫頭,她都會問自己是不是有病,所以他直接回答沒病,她都省得問了。

桃枝:「……」

她懶得搶回來,謝閻這麼高個,村裡人多,一會她蹦蹦跳跳起來搶,像在**似的。

他彎了彎腰,低聲道:「夏桃枝,我不止沒病,我身體還很好。」

桃枝白了他一眼:「身體好?我不信。」

這傢伙小時候馬鈴薯都沒得吃,怎麼身體好。

謝閻薄唇勾起一抹弧度:「你要不嫁給我,你就知道我身體有多好了。」

桃枝扭頭瞪他一眼就走,這個人真的不要臉!!

雖然她死的時候已經年紀不小了,但是她對男女之事真的不懂。

因為見識過謝閻的無恥,她後來面對那些男人,都能淡然處之了。

而且那時候法制社會,也不存在什麼強迫的事,她努力的奮鬥事業,倒是挺順暢的。

「我沒病,我真沒病。」謝閻追着她走,看着人越來越多,他只能跟她隔着一點距離。

把她的鋤頭放在專門的位置,這才跟着她去打飯。

他也是有工分的,把飯領了以後,他找了找夏桃枝的位置,坐在她不遠處看着她吃飯。

謝閻臉上都是笑意,夏桃枝吃東西真好看。

他看有人盯着自己,趕緊低頭扒飯,他跟夏桃枝還是保持點距離吧,不能壞了她的名聲,畢竟自己名聲不好。

桃枝在考慮怎麼脫離夏家,想來想去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嫁出去。

可是嫁人,那是上輩子都沒發生的事,這輩子要嫁……嫁給誰啊。

不知道為什麼,她腦海里跳出來的全是謝閻。

他剛才調侃的語氣:「你要不嫁給我,你就知道我身體有多好了。」

「……」

算了,這人不正經。

但是她又想到他抱着自己的樣子,她永遠記得他衝進她辦公室救她時的急切,他的眼睛裏都是她,沒有一絲懼怕。

桃枝想,如果可以的話……

她是說如果,她也想學着喜歡這個人。

—題外話—

一章四千字,相當於別人四章,所以今天更新了八章,更新超快的~有人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