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傅瑤心裏清楚,周辰景對她,從來都不是愛。

剛開始可能只是哥哥對妹妹的關心,可後來結了婚,這份感情也徹底的變質。

周辰景對她,連最起碼的關懷都沒有!

兩個人的婚姻彷彿只有上床,和數不盡的冷暴力……

她選擇離婚,和蘇芊息沒有關係,只是因為,周辰景不愛她罷了……

傅瑤忍不住想起那天蘇芊息流鼻血時,周辰景緊張的模樣,或許他心裏一直愛着的,只有蘇芊息吧。

「蘇小姐,我和周辰景離婚與你無關,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你還年輕,配合醫生治療,醫學是存在奇蹟的。」

蘇芊息羸弱的身體,跟着她的喘息抽動着。

「傅小姐,您別誤會,我只是希望您能原諒我,希望你不要離開阿景,不然,阿景就只剩下一個人了!」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蘇小姐,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走了。」

蘇芊息還想挽留,可是傅瑤卻已經站起身來。

「再見……」

離開咖啡店,走在路邊,傅瑤的電話又一次響了起來,是程悅打來的。

「悅悅?怎麼了?」傅瑤問。

「金光娛樂的合約簽下來了,他們想要約你吃飯聊一聊直播的事情,我說你今天有事,明天去赴約。」

「但金光娛樂的於總,似乎有些不太高興,你什麼時候得罪過於總嗎?」程悅疑惑的問道。

「於總……」傅瑤聽見這個名字,忍不住嘆了口氣。

金光娛樂的於總,名叫於溫,是秦夫人的親弟弟!

她購買海棠花盞惹了秦夫人的事情,肯定傳進了於溫耳朵里。

說不定明天吃飯的時候,於溫就等着找她算賬呢。

可合約都已經簽完,現在反悔不去金光娛樂,就要賠償一大筆的違約金。

只能硬着頭皮見於溫一面了!

……

第二天下午,傅瑤結束直播,換了一身休閑裝。

程悅則是換了套黑色的職業裝。

傅瑤忍不住多看了兩眼,才發現,這套職業裝的襯衫領子有些低,程悅白皙的事業線被衣服襯托的若隱若現……

程悅注意到了傅瑤的目光,臉色微紅,急忙用手捂住了胸口。

「你又不是沒有,看我的幹嘛!」

「程小姐今天的打扮可不像去吃飯,更像是相親啊……」傅瑤調侃一笑。

程悅笑着挽起了傅瑤的胳膊,輕輕的拍了她一下。

「哎呀,人家這不是要去見愛豆嗎。」

「肖翰可是金光娛樂的股東之一,今天吃飯他也要去,我當然要打扮的美美的!給愛豆一個好印象。」

「你倒好,怎麼又穿牛仔褲,白襯衣啊?真是白瞎了你的好身材!」

程悅說著,還不懷好意的在傅瑤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兩個人說說笑笑,來到已經訂好的酒店。

剛到酒店門前,就看宋雪峰從裏面走出來。

「嫂子?怎麼就你一個人?景哥呢?」宋雪峰對傅瑤打了個招呼,疑惑的看着她周圍。

他是周辰景的發小,十幾歲傅瑤初來周家的時候,倆人就認識了,關係也還不錯。

她現在住的南城賓館的房子,就是宋雪峰送給他們的新婚禮物。

「以後別叫我嫂子,我不是你嫂子。」傅瑤白了他一眼。

宋雪峰不知道周辰景和傅瑤已經離婚了。

聽見傅瑤的話,他忽然想起來,周辰景這傢伙最近一直在蘇芊息身邊轉悠,傅瑤肯定是吃醋了,才會說出這種話。

一會把景哥接到酒店,讓他當面給嫂子道個歉……

宋雪峰說完,低頭靠近傅瑤,笑着說道:「嫂子你放心,我絕對站在你這邊!」

傅瑤無奈的搖了搖頭,正要解釋,宋雪峰卻不給她這個機會。

他坐上了車,對傅瑤揮手告別,開車揚長而去……

傅瑤只能苦笑一聲,不再考慮這件事,和程悅走進酒店。

今天的飯局人並不多,傅瑤和程悅進入包間的時候,一共就七個人。

金光娛樂的總經理,於溫。

給他們和金光娛樂牽線的中間人,尚榮。

以及財務部的秦怡,金光娛樂的兩個高管。

肖翰根本沒來……

見到傅瑤,包間內的幾人紛紛擺出笑臉,客套一番。

「傅小姐,我之前看過您的直播,現在見到真人,才發現比直播間里的還要漂亮!」

「四海娛樂太小氣了,像您這樣的人氣主播,居然也會被放跑,真是有眼無珠……」

「傅小姐您放心,我們金光娛樂,一定會把您捧成旗下第一女主播!」

聽見他們的恭維聲,傅瑤微微一笑道:「諸位太客氣了。」

就在眾人其樂融融的時候,財務部的秦怡卻突然冷哼一聲,瞥了傅瑤一眼。

傅瑤沒見過她,但知道她是於溫的外甥女,秦夫人的女兒!

聽說趙雪蘭曾經還想要撮合她和周辰景……

秦怡不給自己好臉色,在她的意料之中。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就在場面尷尬無比的時候,門口響起了一個略帶慵懶的聲音。

眾人朝着門口看去,程悅第一個從椅子上彈了起來,激動的沖了過去。

「肖翰!我是你的粉絲,你能和我合張影嗎!」

肖翰禮貌的點了點頭,這才把機車頭盔放在桌上,夕陽的餘暉下,益發顯得男人高大帥氣,宛若謫仙!

傅瑤看見他的第一眼,忽然蹙起眉頭。

這個男人,不就是那天晚上幫他打走一群小混混的機車帥哥嗎!

難怪他會說「後會有期」……

原來他已經認出了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要和金光娛樂簽約。

肖翰和程悅合完影后,眼神看向傅瑤,微微一笑道:「傅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傅瑤禮貌的點了點頭。

她正要感謝肖翰前幾天幫忙時,只聽一道尖銳的聲音刺進耳中!

「你們認識?」秦怡從椅子上站起來,臉色震驚的看着肖翰和傅瑤。

「見過一次。」肖翰十分自然的坐在了傅瑤旁邊。

秦怡看見這一幕更加惱火。

這該死的狐狸精,霸佔了一個周辰景不說,還要去勾搭肖翰!

於溫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今天這頓飯,主要是給傅小姐接風,歡迎傅小姐來我們金光娛樂。」

「相信我們以後的合作,會非常愉快……」

場面話說完,大家都舉杯應和,傅瑤也喝了一杯酒。

秦怡皮笑肉不笑的給自己倒了杯酒,舉到傅瑤跟前,冷聲道:「我怎麼也想不到,幾十億身價的周家少夫人,居然跟那些小主播搶飯碗?」

「怎麼,周家不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