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大夏王朝
  北冥軍營主營內,此時芙蓉帳暖,春風一度。
  一男一女的身影交疊在一起,女人嬌媚無比,而男人卻身上依舊黑色蟒袍披散,玉帶鬆弛,曖昧的氣息瀰漫了整個房間,任誰看了這幅畫面都會臉紅心跳。
  不就是一個成人動作大片嗎?至於這麼入戲嗎?這麼想着,霍傾歌就突然開了口喊道:「喂,那個誰,打斷一下,該換個姿勢了,老是一個畫面,很容易讓人視覺疲勞,我可是充會員看的。」
  軍帳門口,一名身穿粉色薄紗的絕色少女慵懶的倚着門,手持一根稻草,嘴角帶着高深莫測的笑,看起來無比的輕鬆,愜意。
  「啊……」發現這裡還有人,那床上的女人頓時嚇得驚叫起來,然後下意識的捂着身子。
  北冥幽緩緩的抬起頭先是一怔,因為闖進來的女子,他沒有見過,在他的記憶中,除了身下這個隨身帶來的寵妃外,這浩浩軍營內應該找不到第二個女人了吧,那麼她是……想到這裡,北冥幽忽然明白了,於是揚起嘴角悠然開口:「霍三小姐,本王的表現如何,看的可還盡興?」
  粉衣少女淡淡一笑:「嗯……勉勉強強吧,也算不上盡興。」
  也許料不到少女會這般回答,於是北冥幽微微一怔,可是就在他愣神的時候,少女眼疾手快,轉眼前已經來到眼前,一把寶劍橫在了男人的脖子上,接着麻利的在腰間點了他穴道,讓他頓時全身上下經脈鎖住,提不起來一絲內力。
  「身手不錯。」北冥幽眯起眼睛贊道。
  粉衣少女笑了笑:「冥主謬讚了。」
  「女人,你殺不了我的。」男人自信一笑,隨即不留痕迹的從那寵妃身上翻身而下,手微微一揚,原本鬆散的錦袍立刻整潔如初,動作極其的乾脆利落,在被點了穴道的情況下,還能動作這般,可見北冥幽身手如何?
  「哦?是嗎?那我們可以試一試。」說完,霍傾歌握着寶劍的手加重了力道,男人白皙的脖頸立刻滲出血珠來。
  電光火石之間,床上的寵妃忽地飛身而起,而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把利劍,只見她揮舞着寶劍化身箭雨鋪天蓋地而來。
  霍傾歌面不改色,只是不屑看了那女人一眼,隨即眼疾手快的從北冥幽的腰際上扯下玉帶,然後迅速纏在那寶劍之上,接着只見她用力一扯,那寵妃順着力道轟隆一聲被她狠狠的甩到了門口,重重的磕在了香爐上,只是片刻間,就香消玉勛。
  「霍三小姐,你殺了本王的寵妃,還扯了本王的腰帶,又觀看了一場本王為你表演的活春圖?這是何意?難不成……你仰慕本王已久,想代替本王的寵妃來侍寢不成?」北冥幽並沒有因為寵妃的死而惱火,相反似笑非笑的看着霍傾歌語調帶着戲虐。
  「放心,我絕對沒有那想法,因為我這人有潔癖,對別人用過的二手貨通常都提不起興趣來。」霍傾歌不甘示弱反唇相譏。
  聽這個女人居然敢把他堂堂北冥之主,三軍統帥形容成二手貨,不禁皺起眉頭……
  「北冥幽,明人不說暗話,我這一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