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大夏王朝
  北冥軍營主營內,此時芙蓉帳暖,春風一度。
  一男一女的身影交疊在一起,女人嬌媚無比,而男人卻身上依舊黑色蟒袍披散,玉帶鬆弛,曖昧的氣息瀰漫了整個房間,任誰看了這幅畫面都會臉紅心跳。
  不就是一個成人動作大片嗎?至於這麼入戲嗎?這麼想着,霍傾歌就突然開了口喊道:「喂,那個誰,打斷一下,該換個姿勢了,老是一個畫面,很容易讓人視覺疲勞,我可是充會員看的。」
  軍帳門口,一名身穿粉色薄紗的絕色少女慵懶的倚着門,手持一根稻草,嘴角帶着高深莫測的笑,看起來無比的輕鬆,愜意。
  「啊……」發現這裡還有人,那床上的女人頓時嚇得驚叫起來,然後下意識的捂着身子。
  北冥幽緩緩的抬起頭先是一怔,因為闖進來的女子,他沒有見過,在他的記憶中,除了身下這個隨身帶來的寵妃外,這浩浩軍營內應該找不到第二個女人了吧,那麼她是……想到這裡,北冥幽忽然明白了,於是揚起嘴角悠然開口:「霍三小姐,本王的表現如何,看的可還盡興?」
  粉衣少女淡淡一笑:「嗯……勉勉強強吧,也算不上盡興。」
  也許料不到少女會這般回答,於是北冥幽微微一怔,可是就在他愣神的時候,少女眼疾手快,轉眼前已經來到眼前,一把寶劍橫在了男人的脖子上,接着麻利的在腰間點了他穴道,讓他頓時全身上下經脈鎖住,提不起來一絲內力。
  「身手不錯。」北冥幽眯起眼睛贊道。
  粉衣少女笑了笑:「冥主謬讚了。」
  「女人,你殺不了我的。」男人自信一笑,隨即不留痕迹的從那寵妃身上翻身而下,手微微一揚,原本鬆散的錦袍立刻整潔如初,動作極其的乾脆利落,在被點了穴道的情況下,還能動作這般,可見北冥幽身手如何?
  「哦?是嗎?那我們可以試一試。」說完,霍傾歌握着寶劍的手加重了力道,男人白皙的脖頸立刻滲出血珠來。
  電光火石之間,床上的寵妃忽地飛身而起,而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把利劍,只見她揮舞着寶劍化身箭雨鋪天蓋地而來。
  霍傾歌面不改色,只是不屑看了那女人一眼,隨即眼疾手快的從北冥幽的腰際上扯下玉帶,然後迅速纏在那寶劍之上,接着只見她用力一扯,那寵妃順着力道轟隆一聲被她狠狠的甩到了門口,重重的磕在了香爐上,只是片刻間,就香消玉勛。
  「霍三小姐,你殺了本王的寵妃,還扯了本王的腰帶,又觀看了一場本王為你表演的活春圖?這是何意?難不成……你仰慕本王已久,想代替本王的寵妃來侍寢不成?」北冥幽並沒有因為寵妃的死而惱火,相反似笑非笑的看着霍傾歌語調帶着戲虐。
  「放心,我絕對沒有那想法,因為我這人有潔癖,對別人用過的二手貨通常都提不起興趣來。」霍傾歌不甘示弱反唇相譏。
  聽這個女人居然敢把他堂堂北冥之主,三軍統帥形容成二手貨,不禁皺起眉頭……
  「北冥幽,明人不說暗話,我這一次的行蹤是有人故意透漏給你的吧,我想知道那個人是誰?」這才是霍傾歌這一次進北冥軍營的關鍵所在。
  「本王就說,武功這麼好怎麼會輕易的被抓來,原來是想引出那個出賣你的人啊。」北冥幽慵懶的回道。
  「自然,我倒是想看看誰想置我於死地,不惜與你們北冥蠻夷勾結。」霍傾歌淡淡的開口。
  聞言,北冥幽側過臉輕吐了一口氣在霍傾歌臉上,極其的曖昧,然後悠悠開口:「你給我親一下,我就告訴你,如何?」
  「不如何,你不想說也無妨,我自有辦法查的到,不過現在本姑娘沒空跟你在這裡玩了,放行吧,冥主大人,否則我不介意在多一具劍下亡魂。」霍傾歌的語氣極其的張狂,強大的氣場與她稚嫩的臉蛋絲毫不符。
  正在這時,其他將士紛紛趕到,見這女人將寶劍架在主子的脖頸,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
  「臭丫頭,快放了我們王上,或許可以給你留個全屍。」一名將士怒色喊道。
  「手下敗將沒有資格跟我談判,我喊一二三,給我讓路,否則他就死定了。」霍傾歌說完,不等回話,緩緩說道:「一,二……。」
  「放她走。」北冥幽突然開口。
  霍傾歌就這樣在北冥三軍的注視下,架着北冥王的脖子,大搖大擺的出了北冥軍帳。
  然後,她迅速飛身上了一匹白色的馬,接着將北冥幽狠狠的一推,揚起下巴挑釁一笑:「謝謝冥主一路護送我出軍營,今日一別,後會無期。」說完不等眾人反應,便策馬絕塵而去。
  望着霍傾歌離去的倩影,北冥幽玩味的笑了笑,這女人真的沒想到,半個時辰前,屬下說抓到霍家三小姐的時候,他看都沒看一眼,直接發配到大營做軍妓,卻不想,那女人不僅這麼快逃了出來,還殺了自己的幾名悍將,更不可思議是,居然擅闖主營,脅迫自己。
  他是有多久沒對一個女人如此有興趣了,他明明可以早就衝破穴道反擊的,卻還是眼睜睜的看了一場有趣的戲,因為,這個女人已經挑起了他沉寂許久的佔有慾,好玩的東西,總是要慢慢享受才行,不是嗎?
  想到這裡,北冥幽挑了挑嘴角,「霍三小姐,我們……來日方長。」
  霍傾歌逃出去後,一路上琢磨着這次被抓的前前後後,正想的出神,忽然,不遠處馬蹄聲響起,一隊人馬朝着這邊急速的奔來。
  霍傾歌戒備的看着前方,不知道來的是敵是友。
  當領頭的男人看清楚自己後,立刻翻身下馬,單膝跪地:「末將救駕來遲,請三小姐恕罪。」
  看清楚了對方後,霍傾歌暗暗鬆了一口氣,一揚手:「我沒事,你們都起來吧。」
  那將士起身後迫不及待的問道:「三小姐,您沒事吧?主帥聽說了您半路被北冥軍劫走的消息十分焦急,本想親自前往營救,但是無奈,北冥又恰好出兵,主帥只能派末將前來營救,還請三小姐不要怪罪主帥才好。」
  霍傾歌默不作聲,只是靜靜的聽着,隨後緩緩問道:「他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