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眾人看懂,這皇后娘娘是不弄死人不罷休啊,雖然嘴上說饒了霍三小姐,但是面對一個柔弱的姑娘家,這五十大板打下去,還不是一樣要送了命?
  「皇后娘娘……?」那王大人一聽,險些暈過去,立刻還要上前求情。
  卻被皇后娘娘一句話硬生生的擋了回來……
  「王大人,如果這一次本宮不教訓這丫頭的話,只怕以後咱們南竹軍營就成了女子隨意進出的地方了?這意味着什麼?你身為三朝元老應該懂得。」
  果然,這句話一出,王大人立刻閉上了嘴,或者說無言以對。
  這時,太子納蘭御突然揚起嘴角:「二弟,這霍家三小姐可是你未過門的晉王妃,你難道都不說兩句嗎?」
  頓時,所有目光都朝着晉王納蘭晉望去,似乎都在等他是否為霍家小丫頭求情。
  豈料,納蘭晉幽幽的看了霍傾歌一眼後,只是淡淡的說道:「她犯了軍規,母后懲罰她也是合情合理,如果她承受不了五十大板因此而喪了命,那麼只能說……我們沒有做夫妻的緣分罷了。」
  晉王這番話說完,所有人都明白了晉王的意圖,人家壓根就不想救這個未婚妻嗎?更不會因此忤逆了母后的決定,看來,這霍家三小姐註定逃難一劫了。
  霍傾歌忽然衝著納蘭晉冷冷一笑:「晉王殿下,說的好,好一句沒有夫妻緣分。」
  「本王說的是事實,你有錯在先,怪不得別人。」晉王冷聲回道。
  霍傾歌冷笑,這一對母子雙面夾擊,看來是真的想置自己於死地,不過這手段太狠毒了點,晉王若是不想娶自己,找個借口悔婚就是,反正皇家做什麼都沒有人敢質疑,對付她一個將軍府孤女何必要用這麼陰毒的計策呢?
  「還愣着幹什麼?還不把人拖下去?」皇后厲聲喝道,而從始至終,皇上都沒怎麼開口,只是淡淡的望着這一切,似乎是一個看戲之人,那眼神中,流露的儘是薄情。
  霍傾歌感嘆,好一個帝王家?既然你們想我死,那也別怪我破釜沉舟?
  她是誰?她可是堂堂二十一世紀的軍事天才,大名鼎鼎的西點軍校狀元?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被人拖出去打板子?
  沒想到皇后會這樣狠毒,進宮就要困殺自己,所以之前也沒做任何救援準備,這一刻,霍傾歌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會看準時機,找個機會衝到老皇帝身邊,直接綁了他,然後就像脅迫北冥幽那樣,雖然這麼做,以後是肯定要浪跡天涯,四處逃生,但是也絕對不會做一個任人宰割的魚肉好。
  心裏這樣想着,霍傾歌捏了捏中指那枚醒目的綠寶石戒指,那裡有一根沾了劇毒的針,所以一會對付老皇帝,就用它了。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忽然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傳來:「慢着。」
  順着聲音抬眼望去,一男子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門口,銀色長袍,腰間墨綠色腰帶極其的醒目,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左右的年紀,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唇若塗脂,長身玉立,墨玉般流暢的長髮用青絲挽起,一半披散,一半束縛。他的眼睛如春日還未來得及融化的白雪,閃亮,剔透,不染塵,細看之下,眼眸深處似乎還帶着讓人不易察覺的凌厲和疏離感,放佛仙人般,令人不敢褻瀆。
  很久以後,當霍傾歌回憶起第一次看見這個人的時候,心裏還會覺得震撼無比,驚艷至極。
  只見男子抬腳剛一走進大殿,所有人立刻起身,包括皇上和皇后娘娘,全部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子衍大人。」
  「皇上,今日破星七煞當廟,不易動刑,否則主有血光之災。」
  皇上聽罷,微微一怔,隨即不顧皇后的意願,立刻吩咐道:「你們都退下吧,既然子衍大人算出今日不易動刑,就此事作罷吧,可能是天意如此,看來,霍將軍在天之靈都不希望這個女兒出事。」
  皇上別有深意的看了霍傾歌一眼,僅這一眼,霍傾歌就知道,自己得救了,因為皇上的眼中殺氣全無,更絕的是就因為剛才這個男人輕描淡寫的一句話,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身份,但是不難看出,那應該是一個極為尊貴的人,不然不會連皇上都要尊稱他一聲大人。
  「霍丫頭,還不謝謝皇上開恩?」一旁的老臣王大人提醒道。
  霍傾歌這才回過神,不咸不淡的說了句:「臣女謝皇上開恩。」
  這時,皇上身邊的婭妃忽然又開了口:「皇后姐姐,臣妾記得當初皇上賜婚將軍府的嫡女給晉王殿下,如今,京都都在謠傳晉王殿下的婚事,看來,就是要迎娶眼前這一位了?」
  皇后聞言臉色微微一變,隨即面不改色的說道:「皇上賜婚不假,不過也要看看霍三小姐是否能配的上本宮的晉兒才行,據本宮所知,這一次這丫頭不僅是私自去了邊關,而且還被北冥軍抓了去,不知道是否屬實?」
  「是有這麼一回事。」霍傾歌漫不經心的回答。
  見她承認了,婭妃立刻驚呼:「天哪,本宮以為一直是個謠傳,沒想到原來北冥真的抓了這丫頭去做軍妓,真是可憐的孩子。」
  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下,霍傾歌真的要為皇后和婭妃拍手叫好了,她們兩個一唱一和演戲演的那叫一個逼真,如果放在現代,估計連奧斯卡小金人都不在話下了吧。
  可惜,時機不對,這兩個女人是想要了她的名,步步引誘她往陷阱里跳。
  聞言,所有人再次驚詫,晉王眼底泛起一絲厭惡之色,看來,他也是那樣認為的。
  皇后隨即又開了口,「霍丫頭,女子家命是小,名節是大,你既然已經做了北冥軍妓,怎麼又有臉回京都,難道非要本宮親自賜你三尺白陵嗎?你就算不在意你是未來晉王妃的身份,也要在意將軍府的名聲啊,看你也算一個大家閨秀,怎麼這點道理都不懂得?」
  「皇后娘娘誤會了,臣女雖然被北冥軍抓了,但是卻僥倖的逃了出來,未被玷污,臣女是清白的。」霍傾歌冷靜的解釋。
  「呵呵,清白?你當本宮是三歲的孩童嗎?北冥軍營那是什麼地方?能讓你僥倖跑出來,而且還毫髮無損?」皇后冷笑。
  「霍傾歌,母后說的沒錯,你作為將門之女,被人玷污了名節,就該自盡了事,怎麼還敢大搖大擺的回京都,如今你這樣厚臉皮的女人倒是真不多了。」
  霍傾歌抬起頭看了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好未婚夫晉王殿下。
  「晉王殿下,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我都說了,我是清白的了,你難道沒聽清楚?」霍傾歌冷冷一笑。
  這時,晉王冷笑道:「霍傾歌,證明自己口說無憑,有本事拿出證據來,你說你是清白的,可是誰相信呢?所有人都知道你被北冥軍劫了去做了軍妓,你如今還能安然無恙的回來,你確定你還清白嗎?」
  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霍傾歌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