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神秘身份的男人端坐在皇上與皇后的身邊,冷眼觀望這一切,看不出半點漣漪之色。
  這不得不讓霍傾歌猜想,剛剛,他說那句話救了自己,到底只是個巧合,還是有預謀的?
  「皇后姐姐,據說未婚女子不潔的話,是要侵豬籠的呢,不過既然子衍大人說今日不易動刑,那就改明日好了,你說妹妹說的可對?」婭妃笑顏如花,轉過頭對皇后娘娘一字一句的說道。
  皇上只是靜靜的看着霍傾歌,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情緒,其實有時候,這樣才最讓人可怕。
  「霍傾歌,你可還有什麼話要說?」皇后冷眼質問。
  霍傾歌不在說話,只是當著眾人的面緩緩的揚起右手手臂,然後唰的一下挽起了那粉色真絲長袖,白皙的手臂上硃紅色的守宮砂是那樣的醒目,紅的恨不得滴出血來,守宮砂代表着什麼重大的意義,金鑾殿內的所有人都再清楚不過。
  皇上身旁那身份神秘被尊稱子衍大人男子,似乎也沒有想到霍傾歌有此舉,原本平靜如水的眼神中泛起了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波瀾。
  而其他人則再一次被震驚……
  也許誰都沒有想到,被眾人口口聲聲做過北冥軍妓的人居然守宮砂還在,那就證明確實是清白之身不假。
  還是皇后最先反應過來,壓低了聲音道:「來人,驗一下霍家丫頭的守宮砂真假?」
  霍傾歌聽罷,只是揚了揚嘴角,沒想到,事到如今,皇后竟然還是不死心,以為自己是做了假,真是可悲至極。
  兩名嬤嬤聽命立刻走上前,抬起霍傾歌的手臂仔細檢查一番,隨即回過頭沖皇后娘娘點了點頭:「回皇后娘娘,霍家小姐這守宮砂千真萬確。」
  此言一出,皇后臉色就更難看了……剛才風頭出盡的婭妃也默不作聲,裝起了啞巴。
  皇上依舊是面色平靜,似乎不打算說什麼。
  而晉王則不甘心的開口道:「父皇,母后,霍傾歌承認自己去了邊關,也承認自己被北冥敵軍抓走,敢問那好好軍營十幾萬兵馬,怎麼會讓一個女流之輩輕易的逃出來?兒臣懷疑霍傾歌是否已經跟北冥新主達成了某種協議?」
  此言一出,眾人再一次陷入深思,晉王這話說的可是別有深意,任誰都明白他在懷疑霍傾歌做了北冥的姦細,所以才能安然無恙的回到南竹京都。
  霍傾歌面不改色,只是轉過頭看着晉王開口:「晉王殿下說話怎麼如此隱晦?莫不如直接說懷疑我是北冥幽的姦細罷了。」
  「這可是你的自己說的,我可沒說,怎麼?被我當眾揭穿,不好受吧?」晉王冷笑。
  聽了晉王的話,霍傾歌不着急回答,只是輕笑了幾聲……
  「霍丫頭,你笑什麼?難不成被晉王說中了?」皇后娘娘沉着臉質問。
  霍傾歌笑看晉王不緊不慢的答道:「晉王殿下你是在搞笑嗎?」
  「你說什麼?」晉王聞言立刻惱火。
  「我說,你是不是在搞笑呢?你說這話之前也不想想,我到底為什麼要做北冥幽的姦細,在邊關跟北冥對抗的主帥可是我親哥哥,我難道要幫北冥幽去對付我親哥哥嗎?我到底是瘋了還是鬼上身了,會這麼做?」
  「那可不一定,也許你為了保命,什麼都做的出來。」晉王冷哼一聲。
  「是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北冥幽是腦子壞了,因為他大搖大擺的放了一個姦細回來,這麼輕易的就被你發現了,我看,北冥這樣下去早晚要完蛋不是?依照你的推測,北冥幽是個傻瓜啊,不用動用那麼多將帥去對付了,你晉王一人去就足夠了,我看天色不早了,英明神武的晉王殿下還是快快啟程去邊關吧,拿了北冥新主的人頭好回來領賞。」
  「你……?」任誰都能聽出來霍傾歌這番話諷刺意義多麼的強,晉王一時間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這時,一個白衣男子款款起身說道:「北冥幽可不是什麼傻瓜,據說每一個北冥新主繼位之前都要經過一番殘酷的爭鬥,殺死自己的兄弟們,然後在打敗自己的父王,經歷弒父殺兄的血路才能繼位,北冥幽是近百年來北冥最強悍的新主之一,不到十七歲就繼位,然後不斷的擴充版圖,是個極難對付的人。晉王殿下的猜測是說不通的,微臣也覺得北冥新主沒道理這麼大搖大擺的放姦細回來,還請皇上明察秋毫,不要冤枉了忠良之後才是。」
  霍傾歌聞聲望去,看清楚了這男子的俊朗面孔,在看他的朝服,上面有藍色麒麟圖案,那是一品大臣的官服,難道他就是名動南竹的那個年輕的右相韓慕白?
  正想着,忽然聽見皇上緩緩的開口:「右相所說不無道理,晉兒,不得胡言亂語,霍家一門在我南竹百年忠烈,斷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父皇……?」晉王似乎不服氣,還想說什麼,卻見皇上微微的抬起手後止住了後面的話。
  隨後,皇上看了看霍傾歌,忽然一笑:「霍丫頭,看來,今日都是一場誤會,晉王年輕氣盛心直口快,你莫要放在心上。」
  皇上這句話說完,霍傾歌差點就衝動的想把鞋子脫下來摔在老皇帝臉上了。
  這老皇帝宣旨叫來自己,然後任由兩個老婆和一個兒子輪班陷害,最後看沒能殺的了自己,為了挽回面子,居然說誤會一場,辦事有這樣的嗎?就算是皇帝,也不能這麼無恥啊。
  不過心裏雖然這樣想着,嘴上卻還是笑着回道:「既然是誤會,解開就好了,臣女定然不會怪罪晉王殿下,但是……。」
  說到這裡,霍傾歌頓了一下,隨後略微為難的抬起頭,楚楚可憐的說道:「但是臣女這一次從北冥軍營九死一生的逃回來已經極其的虛弱,本想好好休養一段日子,卻被皇上召來皇宮,臣女天生體質薄弱,膽子又小,雖然最後明白剛才只是誤會一場,不過,受了驚嚇還是在所難免的,皇上是九五之尊,愛民如子,必然不會平白無故委屈了臣女,會給臣女一點補償的是吧?不然以後別人問起來,臣女可不想天下百姓誤解皇上不是明君。」
  此言一出,再次驚住所有人,大家都以為這小丫頭剛剛九死一生,好不容易留下一條命,應該千恩萬謝的離去才是,怎麼居然還敢反過來敲詐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