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人家小丫頭的話說的也十分明顯了,皇上您把我叫來,我被剛才的事情驚嚇住了,作為皇帝,你總該給點補償,不能讓我空手回去,後面那句更狠,那意思就是你若是不給補償,等我回去四處那麼一宣揚,估計南竹國百姓都知道了皇上欺負孤女,到時候面子往哪裡擱?
  「好你個霍傾歌,皇上念你是忠良之後,不去計較你的過錯,你居然還敢問皇上要東西,你是不是活膩了?」婭妃沉不住氣了,本想置這丫頭於死地的,可是,卻不想,最後被她脫身了,還要得了便宜賣乖。
  皇后娘娘的臉色也是極為難看,但是她畢竟是國母,倒是比婭妃沉得住氣。
  「婭妃娘娘這話就不對了,臣女已經說了,沒有去軍營沒有見哥哥,半路就被攔截了,這事三軍可以作證,皇上若不相信臣女,查一查便知,而臣女被北冥敵軍抓去,也是受害者,怎麼可能是我犯了錯呢,婭妃娘娘,您怎麼今日就看臣女不順眼?莫不是因為臣女以前哪裡得罪過您,就算是臣女真的得罪過您,您也不用表現的這般明顯才是啊?」要說霍傾歌最討厭的家族是哪個,杜氏家族絕對是排名第一,大伯母杜氏都已經夠讓人生厭,這個婭妃比她姐姐有過之而無不及。
  「放肆,你居然敢對本宮這般言語,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來人啊……?」婭妃怒火中燒,再一次忘記了身份。
  豈料,皇上一擺手:「婭兒,你和一個小丫頭較勁什麼,再說了小丫頭說的沒錯,朕確實該給她一點補償,霍丫頭,你想什麼?金銀財寶古玩古玉,你可以隨意的挑選,算做朕給你的補償,可好?」
  意外的,皇上居然答應了,當然,皇上才不會跟婭妃一樣沒有腦子,既然今日已經錯過了殺霍傾歌的好機會,當著文武百官的面,他總要繼續裝仁慈才對。
  霍傾歌滿意一笑:「臣女先謝過皇上,不過臣女不想要什麼金銀財寶,那些不過是身外之物,臣女一介女流之輩,要那些也沒用,臣女只求皇上答應臣女一個要求,可好?」
  「霍傾歌,你別得寸進尺。」晉王指着霍傾歌立刻又不淡定了。
  「放心,晉王殿下,我絕對不會要求皇上讓我們完婚的,因為你實在不是我的菜。」霍傾歌看出了晉王的心思,笑着回道。
  也許被霍傾歌當眾拆穿了心思,所以晉王立刻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皇上望着霍傾歌半晌,最後緩緩開口:「你且說來朕聽聽,看看朕能不能做的到。」
  「皇上一定可以的,對於皇上來說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不會涉及到國師朝政和黎民百姓,更不會提出太過無禮的要求,所以請皇上放心,臣女不會越了矩的。」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皇上自然不好在繼續推脫,於是點了點頭:「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朕就允了,你說吧。」
  南竹皇帝納蘭正天,如今年過五十,做了三十幾年的皇帝,第一次在文武百官面前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牽着鼻子走,這可是開天闢地頭一遭。
  這時,眾人都屏住呼吸,靜靜的等待下文,似乎都對這個小丫頭的要求很感興趣。
  霍傾歌看了一眼晉王,眼中盡露鄙夷之色,然後她拱手道:「只求皇上解除臣女與晉王殿下的婚約。」
  此言一出,再一次掀起**……
  都以為這個小丫頭一定會提什麼有利她的要求,卻不想,她居然要解除和晉王的婚約。
  晉王和是何等的尊貴,要知道,京都多少少女巴不得做晉王妃呢,可是如今,這丫頭卻主動提出解除婚約。
  不僅是皇上,連皇后娘娘也是臉色一變,不知道她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晉王聽罷,則也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望着霍傾歌,照理說,解除婚約是好事,是他一直想要做的,可是如今,聽這丫頭主動提出來,心裏怎麼這麼不是滋味呢?
  皇上眯着眼睛,打量了霍傾歌一會,開口道:「霍丫頭,能說說為什麼要解除婚約嗎?難道你不滿意朕當初賜給你的這門婚事?還是你認為朕的皇兒配不上你。」
  霍傾歌暗暗嘆了口氣,心想這個老皇帝處處設陷阱,不就是退婚嗎?這麼簡單的事情用的着把話說的這麼犀利嗎?
  霍傾歌倒是真想說,這個晉王金絮其外敗絮其內,確實配不上自己,可是她還不想人頭落地,好不容易保住了小命,哪能在胡來呢?
  所以她違心的回道:「皇上誤會了,不是晉王殿下配不上臣女,是臣女配不上晉王殿下才對,南竹國無人不知道晉王殿下年輕俊朗才高八斗,又是將才,這樣出色的男子娶了我這樣的孤女確實可惜至極,臣女自幼身子不好,活到什麼時候都是一個未知,若是嫁給了晉王殿下,萬一英年早逝,晉王殿下豈不是獨留一人孤寡凄涼,都說君子成人之美,臣女不是君子,但是也願意晉王殿下能找到更好的女子,成全他的幸福。」
  霍傾歌大義凜然的說著這番話,其實胃裡一直在翻江倒海,她極力的剋制着自己別吐。
  晉王也許沒有料到霍傾歌會這樣,只是微微一怔,看着這個牙尖嘴利的小姑娘,忽然發現她好像也沒那麼討厭。
  見皇上不說話,皇后娘娘便迫不及待的開口:「皇上,既然霍丫頭這麼說了,乾脆就就此解除婚約吧,都說美滿的婚姻要兩情相悅,既然霍丫頭和晉兒沒有那個緣分,我們做長輩的也彆強求了,不是?」
  半晌,皇上點了點頭:「皇后言之有理,那好,今日朕就應下此事了,明日會頒發聖旨詔告天下取消婚約,從此你們二人各自男婚女嫁,互不干涉。」
  霍傾歌一聽,立刻喜上眉梢:「謝主隆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在這裡站了這麼久,老皇帝就這一句話最中聽了,霍傾歌終於鬆了口氣。
  這時,一個慵懶的聲音從後殿傳來:「霍小三,這婚退的好。」
  眾人聞聲望去,只見一紫袍玉帶男子緩步從後殿走進來,頭上紫色白玉冠彰顯着他尊貴的身份,一雙桃花眼似笑非笑,那魅惑勁就是男人看了也會動情三分,唇紅齒白,黑髮如瀑,嘴角始終帶着若有似無的笑意,霍傾歌第一反應就是妖孽。
  這時,眾臣忙行禮:「宸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