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霍傾歌一聽,立刻明白了,原來這位就是傳說身份極其特殊,太后娘娘最寵溺的皇孫,據說生母是一品皇貴妃李妃娘娘,養母是劉貴妃,自小就享受眾星捧月是的待遇,本來皇上有意栽培,卻不料這位爺根本就無心江山與社稷,整日尋歡作樂,日子過的那叫一個嗨。風流倜儻,玉樹臨風,一朵梨花壓海棠,秒殺京都無數少女的芳心,說的就是這位爺。
  「宸兒,不得胡鬧。」皇上雖然寵愛宸王,但是也知道納蘭宸生性頑劣。
  「父皇,兒臣沒胡鬧,早知道有這麼好看的戲,兒臣早點從回來好了,不過還好沒有錯過最精彩的一幕,霍小三,退的好,小爺我挺你。」宸王慵懶在晉王身邊坐下,然後衝著霍傾歌眨了眨眼睛。
  霍傾歌當場石化……這是什麼情況?她記得自己根本就認識這位爺好不好?還有,這貨張口閉口就是小三,怎麼聽着這麼彆扭呢?該不會是故意捉弄自己的吧?
  晉王一聽自然覺得沒面子,臉色一沉:「納蘭宸,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宸王笑看晉王:「納蘭晉,我的意思很清楚,霍小三退婚退的好,挫挫你的銳氣,免得你還以為京都城少女都要非你不嫁呢,這回知道了吧?還是有姑娘不願意鳥你的。」
  「你……?」
  不等晉王說什麼,納蘭宸又似笑非笑的看向霍傾歌:「霍小三,既然你現在不是晉王的未婚妻了,那不如嫁小爺我如何?他能給你的,我也一樣都不少。」
  「咳咳……那個,宸王殿下說笑了。」霍傾歌差點被口水嗆住。
  「小爺一偌千金,怎麼可能說笑,我可是認真的,你考慮一下。」
  也許是朝臣都了解宸王的脾氣,所以也沒當回事,只當是個樂趣聽了。
  「臣女高攀不起,宸王殿下就別消遣臣女了。」霍傾歌努了努嘴。
  「罷了,你今日不答應就算了,小爺我也不願意強人所難,不過本小王的話還是作數的,你若是哪天想嫁我了,我又正好沒成婚,就知會我一聲,小爺我一定八抬大轎娶你進我宸王府邸,如何?」納蘭宸笑問。
  「嗯,等我想嫁人的時候,我會告訴宸王殿下的。」霍傾歌笑着應對。
  聽着他們二人你來我往的對話,晉王的臉色已經難看的不能再難看了。
  「霍傾歌,剛解除婚約,就勾引宸王,你能耐啊,以前小看你了。」晉王恨得牙痒痒。
  不等霍傾歌回答,納蘭宸立刻接過話:「胡說,分明是我勾引的她好不好?」
  眾人聽罷,一頭黑線……
  這時,皇上緩緩起身,手一揚:「行了,今日就到這裡吧,朕有些乏了,你們都退下吧。」
  散去後,眾人出了金鑾殿……
  霍傾歌沒走幾步,就聽見身後有人喊道:「霍傾歌,你站住。」
  這麼不客氣的態度,除了晉王還能有誰?
  霍傾歌頓住腳步,回過頭:「晉王找臣女可還有事?」
  「霍傾歌,你當著文武百官的面請父皇退婚,你是存心想羞辱本王嗎?」晉王臉色陰沉。
  「嗯,你要這麼理解也是可以的。」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
  「不幹什麼,該乾的都幹了,說白了就是尊貴的晉王殿下,你被退貨了,請你記住這美好的一天。」
  「該死的,你說什麼?」晉王那雙眼睛好似要噴出火焰來。
  「我說,你被退貨了,別以為只有你想退婚,我霍傾歌也是一樣,明日聖旨一出,全天下人都知道我們解除了婚約,記住,這一次是我退了你,不是你退了我。」伸出手指點了點晉王那綉着金絲龍鱗的胸口,霍傾歌得意一笑。
  「你這個該死的女人,這個仇本王記下了,你最好日後別犯在本王手裡,不然……。」晉王的話還沒等說完,霍傾歌就撲哧一聲笑了。
  「你笑什麼?」晉王沒好氣的問道。
  「晉王殿下,你是今日的受害者,我知道你心裏被退婚沒面子,所以肯定火氣很大,無論你接受不接受,事實就是這麼的殘酷,不過沒關係,今日你罵我什麼,我都不會跟你計較的,我會原諒你,罵夠了就回去吧,你跟我站在這裡,被那些朝臣看見,還以為你被退婚後,不甘心,想求我重歸於好呢。」
  「你想的美。」晉王氣急敗壞的罵道。
  「嗯,所以,為了不讓別人誤會,我先走了,你自己在這裡慢慢發泄,不用送了。」擺擺手,霍傾歌瀟洒的轉身。
  果然,晉王不敢在追在她身後了,顯然她剛才那番話起到了一定作用。
  霍傾歌無奈的低聲嘆道:「老皇帝和皇后看着挺精明的,怎麼會生出這樣一個白痴?」
  說完,連她自己都忍不住的笑了,剛笑兩聲,就聽見前方有人開口:「霍三小姐,看起來心情不錯?」
  霍傾歌抬起頭,看見一白衣一銀袍兩個男子站在前方殘王爆寵囂張醫妃幾步遠……
  她認得,一個是幫自己一句話解圍的神秘男子,一個是才華橫溢的右相大人。
  見此,霍傾歌也不遮掩笑道:「豈止是心情不錯,簡直是好極了。」
  「呵呵,霍三小姐的本事今日我韓某是領教了,本以為晉王一直都是少女心中的如意郎君人選,卻不想,今日栽在了你手裡。」
  「晉王殿下再好,他也不是我的良人,這樣多好,我倆以後誰也別耽誤誰。」霍傾歌愉快的說道。
  這時,她忽然想起了什麼是的,開口沖韓慕白一笑:「韓丞相,今日多謝你曾出言相助,改日請你喝茶。」
  「霍三小姐,剛子衍大人也曾出言幫了你,你是不是也該請他一起喝茶。」指了指身旁的子衍,韓慕白瀟洒一笑。
  霍傾歌望了望那個叫子衍的神秘男人,忽然眼瞼一垂:「我這人別的都好,就是反感迷信,雖然你的一句話確實救了我,但是我不會感謝你。」
  韓慕白一怔,他沒有想到,這霍小丫頭居然這麼不待見身份尊貴的子衍大人。
  子衍淡淡的看了霍傾歌一眼,悠悠的開口:「你想太多,我不是為了救你,是救皇上。」
  聞言,霍傾歌身子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