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桑寧是個顏控,從小就喜歡漂亮的人,在現代時,照顧她的傭人,無論男女,都很漂亮,住院的時候,更是挑漂亮的男醫生,現在,瞧着馮潤生,也覺得他漂亮,這種漂亮還多了幾分可愛,因為少年人逞兇鬥狠的時候像是一隻小奶貓,也就是虛張聲勢的嚇人,實則沒一點的殺傷力。

比之剛正威嚴、不近女色的賀蘭殷,看似清風明月謫仙人實則黑心蓮的風雀儀,她還是更喜歡馮潤生這種漂亮沒心機的小奶狗,逗起來,太好玩啦。

「哎,我能想做什麼呢?就是想讓你幫我捏捏腳呀!」

桑寧笑意嫣然,眉眼嬌俏:「不然,你以為我想做什麼?」

她捏着嗓子說話,同時,觀察着馮潤生的神色變化,下一刻,驟然挺起傾身上前,主動拉近與他之間的距離,在他耳畔呵氣如蘭:「小潤生,你不會覺得我對你有什麼非分之想吧?」

「你叫我什麼?」

少年人眼神一閃,強作出高傲不屑的樣子:「呵,桑寧,你真是太高看自己了!」

他這麼說,其實也是心虛的,不由得往後撤了撤身子,想要離桑寧遠一點,以免又像剛剛在月桑殿似的想撲了她。

太不爭氣了些!

桑寧看出他在躲閃,眼裡閃着得意的笑,伸手抓住他的衣襟,用力一扯,想把人扯到身上來。

馮潤生沒有防備,順着那股力道,身體不可控地傾了過去。

桑寧的五官驟然在他的眼前放大,彼時距離,近在咫尺。

四目相對,呼吸交纏,少年人懵然,完全忘記了應該把面前的女人推開。

砰砰砰!

劇烈的心跳似乎要跳出嗓子眼了!

桑寧聽得清楚,含笑將一隻手撫在他的心口處,聲音嬌媚:「小潤生,你的心跳聲……震得我手疼了!」

不是說不愛她嗎?

身體可要比嘴巴誠實得多。

桑寧非常有自信,原主這樣的容貌和身材,足以讓天底下所有的男人為她競折腰。馮潤生這種乳臭未乾的小子更容易拿捏,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桑寧,你是在故意勾引我嗎?」

少年人終於反應了過來,忽然站起身,將一面銅鏡拿到了桑寧面前:「你自己瞧——」

桑寧有些莫名,下意識朝着鏡子里看去——

彼時,鏡中的人哪還有半點禍國殃民的妖妃模樣?

凌亂的髮絲,妝容慘淡的臉,傷痕纍纍,鼻青臉腫……

這格慘樣還想迷惑馮潤生?

她自己瞧一眼,都有些嫌棄這樣的自己。

算了。

沒意思。

桑寧輕抿櫻唇,懶散散躺回在榻上,閉上眼,病懨懨地不想理人了。

馮潤生見她安分了,便端着調製好的藥膏坐在了她旁邊,然後,取了一點藥膏在指尖,朝着桑寧的臉上塗抹。

肌膚碰觸的一瞬,產生了痛感。

桑寧吃痛,皺起眉,直接抬手打掉了馮潤生的手,睜開眼看到他是給自己抹葯,依舊沒好氣底趕人:「不要,走開,別煩我。」

她嬌氣,怕疼,凶得很,趕完人,就轉過身,繼續睡。

才不要抹葯呢!

她現在只想死一死,哎,胸悶氣短,腦子漲疼,這病弱的身子,讓她生無可戀。

馮潤生不知她的痛楚,一把將她的身體扳了過來,開始強制性地給她臉上塗抹藥膏。

「嘶嘶——」

桑寧疼得抽氣,加上身體不好,脾氣很爆,直接就罵人了:「我說了,別碰我,你是聾子嗎?馮潤生,我是你的仇人,你這是把我當祖宗伺候呢?想犯賤,也別在我面前,滾蛋!」

她真的難受死了,他還來煩她!

馮潤生感覺到她的嫌棄,比聽她罵他還覺得難受。他也不知自己怎麼了,明明該伸手掐死她的!可她蹙眉看着他,漂亮的狐狸眼不知何時蓄滿了眼淚,淚光點點,倏然落下一滴來,就像是拿眼淚砸他的心。

他的怒氣都被砸碎了。

「我、我弄疼你了?」

他收回手,皺着眉,眼神擔憂地看向她,語氣有些彆扭地關切。

桑寧看他那別彆扭扭小奶狗的傲嬌樣子,心情稍微好了些,其實,她也不是想罵人,就是身體太難受,完全控制不住脾氣。

她這會心情好些了,就瞪了他一眼,嬌嗔着:「疼死了。你笨手笨腳的,換別人吧。就照顧我的那個宮女。」

她想起綠枝,耐着脾氣哄着:「你去管一下,小潤生,我知道,你最好了。」

馮潤生吃軟不吃硬,聽她誇了自己,便鬆動了,真的叫人去照顧那個綠枝了。

桑寧見他聽話,施捨一般,點他一眼:「你繼續吧。輕點兒。」

原主的皮膚因為長時間的嬌養,細嫩脆弱得很,尤其現在紅腫着,一碰就火辣辣的疼。

「我根本就沒用力。」

馮潤生不服氣地嘟囔一聲,手上的動作更放輕了些。

他將桑寧身上的每一處傷口都塗抹上了藥膏,指腹輕輕,猶如按摩。

這個過程很漫長。

桑寧太累了,後面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她的臉色蒼白得很,透着消散不開的病態。

馮潤生安靜地坐在床榻一側,微微垂眸,靜靜地看着她。

燭火搖曳。

榻上的女子病氣纏身,就像是一盞紙糊的美人花,風一吹就壞了。

這樣的人竟然是個顛覆朝堂、心狠手辣的妖妃。

少年人內心有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有恨,又有一種微妙異樣的感覺。

暮色沉沉,長夜寂寂。

馮潤生不知何時竟然在桑寧旁邊的位置睡著了。

少年人和衣而眠,盡量不去擠壓旁邊的病美人。

病美人的傷口都塗抹了葯,許是因為藥效發作,又癢又疼,再加上身體還難受着,桑寧雖然睡著了,但沒有睡好,噩夢連連,一會跳城樓摔成半殘廢,一會被馮秋華磨刀霍霍砍成了人彘,反正夢裡鮮血淋漓的可怕。

她被嚇醒了,或者說被身邊馮潤生略顯沉重的呼吸聲吵醒了,反正她是不舒服了,眉頭一皺,抬腳就把睡在身旁的少年人從榻上踢了下去。

撲通一聲,少年人落地摔醒了。

也是他倒霉,桑寧那一記芳香腳,直接踹在了他的腰眼上,疼得他悶哼一聲,脾氣當即不好了:「桑寧,你為什麼踹我?」

桑寧比他脾氣還不好,直接喝道:「閉嘴!離我遠一點!你喘氣的聲音吵死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