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面前的花倚蝶和那天在福泰樓見到的相差甚遠。

那時他還面色紅潤能跑能跳,現在走兩步都要喘三喘。

郁檸望着大白天都滿屋子鬼亂躥的花府,終於沒忍住問:「你們捅鬼窩了?」

花倚蝶鬱郁道:「我也不知道。」

他本來不信這世間有鬼,但經歷了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鬼對他進行各種騷擾導致他睡不着覺且身體和精神越來越差後,他毫不猶豫地相信了。

一開始,他們本來想請頗負盛名的玉照道長,但玉照道長被他的小夥伴司惟牧抓了,還被證實是騙子。

後來聽說慈雲寺的鑒微大師有真才實學,花富貴連忙去把他請回來。

大師確實有真本事,但卻不能解決他們府上的問題,自己還中邪了。

金富貴差點就以為自己要害死大師,沒想到峰迴路轉,在慈雲寺遇到了高人。

郁·高人·檸此刻坐在椅子上,對在她面前吐出長舌頭嚇唬她的鬼視而不見,對金富貴說:「有硃砂和黃紙嗎?」

金富貴連連點頭:「有有有,我這就去拿。」

他風一陣地跑了,又風一陣地回來。

「大師,給。」

郁檸鋪開黃紙,毛筆蘸了硃砂正要下筆,黃紙突然被吹飛。

面前的弔死鬼嘻嘻哈哈,笑了沒兩下,聲音戛然而止。

郁檸掐着他的脖子,語氣溫柔:「你很煩的知不知道?」

屋裡惡作劇的鬼彷彿一下子被按下暫停鍵,驚恐地看着郁檸。

之前那個和尚都不能摸到他們的身體,她居然可以!

太恐怖了,實在是太恐怖了。

弔死鬼比他們更驚恐。

他的舌頭吊在外面收不回去,雙目大睜面露恐慌。

郁檸環顧一周,依舊輕言細語:「我不管你們從哪裡來的,為了什麼而來,看在大家只是小打小鬧沒有鬧出人命的份上,天黑之前每人一份贖金我就放你們走。」

頓了頓,她強調:「我已經知道你們的墳墓在哪裡了,別想着逃跑,否則,我會親自去找你們,讓你們從此後悔當鬼,我說到做到。」

媽耶,這個女人好恐怖!

屋裡的鬼一鬨而散,為了回去拿贖金拼上畢生的速度。

幸好今天沒有太陽,外面還下起了雨。

鬼一跑,正廳的空氣瞬間清爽,花倚蝶連呼吸都暢快幾分。

雖然他們並沒有看見鬼的身影,但屋內的各種東西從一開始的飛來飛去到現在的平靜無波,花富貴和花倚蝶都看在眼裡。

父子倆恨不得將她供起來。

花倚蝶這下徹底相信郁檸的本事,他鬆口氣後主動說道:「弟妹,有什麼需要我們準備的不?」

郁檸將三張符畫好遞給他們:「一人一張貼身放着,剩下的一張拿給花夫人。」

花夫人身體最弱,也是受鬼氣荼毒最深的人,現在還在床上躺着。

花富貴受的荼毒最親,忙拿着符跑向夫人的院子。

手裡握着符,花倚蝶感覺自己的力氣好像回來了點。

正廳的鬼都跑完了,其它地方的鬼還沒有。

花府極大,整個府上都籠罩在一層灰濛濛的霧氣中。

女鬼付氏從院子里飄進來,鑽進玉佩探出上半身,開始說她從鬼口中打聽到的消息。

「他們說,花府有讓他們很舒服的氣息,待在這裡還能讓他們的魂體更加凝實,大家一合計,為了能長久佔有花府,就每天鬧鬼想把他們一家人逼走。」

「打傷鑒微大師的鬼跟他們不是一起的,他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

花府裏面好像有什麼東西隔絕了這些鬼的氣息,若不是她踏進來看到滿府的鬼,還不敢確認。

郁檸走到院子里,抬頭望向花府上空,灰濛濛的霧氣雖然看起來平靜,仔細看卻能發現它們都在朝一個方向流動。

那裡,才是破解的中心。

郁檸抬腳往那個方向走去,花家父子連忙跟上。

旁邊有鬼看到他們過去的方向小聲交流。

「上午那個老和尚才受傷,現在他們又去那個院子,那句話怎麼說來着,初生牛犢不怕虎。」

「正廳里跑了的那些鬼不是說她很厲害嗎?」

「得了吧,他們就是膽子小,你看她到現在都沒看見我們。」

「繼續繼續,今天要把院子里的草全部拔了,我就不信這樣他們還不搬走。」

花府的草慘遭蹂躪,郁檸目不斜視地走過,兩旁草葉翻飛。

花富貴一邊小跑一邊捂胸,哎喲我的親娘誒,那可是他花大價錢從南邊運來的草。

花倚蝶倒是沒什麼感覺,他緊緊地握着郁檸給他的符,一路來到鑒微大師受傷的院子。

「這是我爹娘以前住的院子,自他們去世,這院子平時除了洒掃的下人,基本上沒人來了。」花富貴站在院子前介紹。

郁檸抬頭看去,雖然久不住人,但院子還是打理得相當好,花草繁茂,樹木高大。

正**那棵海棠樹枝繁葉茂,即使已經到秋天,依舊綠得精神奕奕。

郁檸的視線久久凝視着那棵樹,花富貴見狀惴惴不安:「郁大師,這棵海棠樹怎麼了?」

鑒微大師剛踏進院子就出問題,這個院子現在對花富貴來說簡直是洪水猛獸。

現在郁檸又盯着海棠樹看,花富貴心中猜測,難道都是那棵海棠樹的問題?

「進去看看。」郁檸剛進去一步,一陣狂風吹過來,院子里的地面上突然湧現大量邪氣,那些邪氣一擁而上,拚命想往她身體里鑽。

這麼濃厚的黑色,落在後面的人當然都看到了。

蓮煙反射性地將郁檸拉到身後,神情嚴肅地擋在院門口。

入侵的人退了回去,院子里的邪氣如潮水般退回底下,一切彷彿什麼都沒發生。

郁檸皺了皺眉,心中有些猜測。

她朝其餘人道:「我一個人進去,你們就在外面。」

蓮煙不是很贊同:「主子,裏面很邪門,還是讓屬下先進去探探。」

「和人打架你在行,和鬼怪打架我更在行。」

郁檸說著,抬腳走了進去。

邪氣從地底迸發,海棠樹的枝丫在狂風中瘋狂舞動,下一瞬,黑色的花朵在樹葉間綻放,妖冶而魅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