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沈眠愣了下,沉默了下去。

陸少卿:「說,你到底想要什麼?」

「沈致和打我。」

陸少卿吐掉了嘴裏的煙,凝眉:「你說什麼?」

說著皺了眉走近,握住沈眠的手臂往上捲袖子。

什麼都沒有。

陸少卿彎腰要掀她的裙子。

沈眠按住了他的手:「是用特質的軟鞭,打在筋骨上面,很疼,但是看不見傷口。」

陸少卿掀眼皮看她:「你再裝。」

沈眠輕輕嘆了口氣。

沈致和在外是個十足的人,溫和謙讓,性情好到有些軟弱了,沒人能想到他其實是個暴虐狂,兒子更不是個人。

沈眠:「我說真的。」

「沈致和和你母親有個女兒,倆人感情不錯,在外面也沒少說你雖不是親生卻勝似親生,而且你現在還是我的未婚妻,他怎麼可能打你?你媽會同意?還是說你沒長手不會反擊。」

好吧。

沈眠:「開玩笑的。」

陸少卿:「你有病吧。」

沈眠拉住他欲走的胳膊:「其實我今天撮合白暖和你媽見面是想和你求和。」

陸少卿頓足挑眉:「求和?」

「別生我氣了。」

「說然後。」

沈眠咳了咳,突然有點尷尬倆人認識的時間太久了。

從高中到現在。

訂婚六年,卻相當於在一起了十年。

陸少卿像是經常能看出她每句話後面還會跟着一句話。

「然後你能不能暫時別和我取消婚約。」

「為什麼?」陸少卿環胸好整以暇的盯着她:「沈眠,四年前說好的,各玩各的,結束的時候你提條件,只要不牽扯到陸家不能動的東西,我都可以給,好聚好散,互不糾纏。」

沈眠:「因為我暫時沒精力去應付下個未婚夫。」

陸少卿挑眉。

「我二十六了,再晚幾年結婚不值錢,咱倆婚約解除,沈致和會直接給我挑下一個。」

「我好歹跟了你六年,發發慈悲,幫我這次。」沈眠舉手發誓:「你想結婚的小情人我會給你安排好,絕對不會影響你們的感情,也不需要多,三五個月撐死了。」

陸少卿長大後,面相冷了很多,據說對跟過他的伴出手挺大方,就是脾氣不怎麼樣。

但對沈眠還湊活。

車子房子是他買的,還丟給她一張副卡讓她隨便刷,算是很大方的未婚夫。

沈眠覺得他會答應。

陸少卿看了她許久,「所以他打你就是你瞎說的,為了讓我答應。」

那是真的。

沈眠只是笑,沒說什麼。

陸少卿沒說答應還是不答應,把沈眠提上了車。

晚上像是很久沒吃過肉的按着沈眠沒完沒了。

隔天指着電視:「換。」

沈眠腰疼的厲害,諂媚:「換。」

陸少卿在沈眠臉上看見的表情很少。

大多是溫和刻板的笑。

然後就是面無表情。

長相清麗漂亮,像是高冷之花,不止是表情,眼神也總是帶着若有若無的涼薄,從骨子裡往外發涼氣。

這種諂媚的表情,看着別有一番風味。

陸少卿輕笑一聲,高高在上:「要最大的。」

沈眠打電話訂了個最大的,直接把半張牆都佔滿了。

陸少卿晚上在沈眠家打遊戲,顰眉:「該直接扒了牆布,安個投屏。」

沈眠有點不耐煩,但沒說什麼,附和的說是。

給陸少卿做了飯,坐在身邊一口口的喂。

看陸少卿滿意了,小聲問:「行嗎?」

「什麼?」陸少卿睨她。

「暫時不取消婚約。」

陸少卿從鼻腔里吐出一個恩。

沈眠長出口氣,在深夜陸少卿從客廳鑽進主卧被窩時,不想幹了,直接按住了他不規矩的手:「少爺,想想暖暖。」

沈眠本來想說想想林綰綰的。

看陸少卿不承認現在還喜歡林綰綰,換成了暖暖。

其實沈眠不想掃陸少卿的興,主要是她前傷未好,陸少卿又重欲,換了平時還好,今天她有點受不了了。

陸少卿抽回身冷笑:「直接說你提上褲子不認人吧。」

沈眠坐起身義正言辭的和他掰扯:「祖宗,你碰她再碰我……」

陸少卿打斷:「我沒碰她。」

沈眠怔了下。

陸少卿:「她和你不一樣,很保守,沒結婚前不會讓我碰。」

沈眠哦了一聲。

陸少卿撩起她的睡裙。

沈眠再次按住。

陸少卿有點不耐煩:「又怎麼了?」

「那你碰我,不會覺得對不起她嗎?」

沈眠是問認真的。

她有時候覺得陸少卿渣,可有時候又覺得他其實也挺好。

最起碼是個要什麼會願意給你什麼的未婚夫。

在這個聲色犬馬的社會,有時候想想,陸少卿這種人應該也勉強算是好男人了。

陸少卿:「有慾望不找人紓解,等着憋死嗎?感情是感情,身子是身子,這都不懂?」

說完徹底撩開了沈眠的睡裙。

沈眠悠悠的嘆了口氣。

陸少卿不是個好男人,是個渣男。

身體和心沒長在一起。

也不知道最初訂婚那兩年,他膩歪她的時候在外面紓解了多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