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楚休徐遠李向陽龐武重生

第2章 楚休墓園練屍

「楚休!」

「楚休快醒醒!」

大呼小叫的聲音傳來,讓楚休的身體瞬間緊繃!

長達三年的末世求生與喪屍搏鬥,讓他變得極為敏感!

「蠢貨!發出這麼大的聲音,不怕引來喪屍群圍攻嗎?」

楚休心裏大罵,猛地睜開眼露出兇狠的表情。

可是下一秒,目光所及,卻是瞬間讓他傻眼!

乾淨整潔的宿舍,熟悉無比的舍友死黨…

沒有污濁的天空,沒有腐爛的屍臭,也沒有是血跡斑斑的殘破城牆,更沒有成群遊盪嘶吼的喪屍!

一切,都如2023年核污染沒開始前一樣…

「楚休,可算把你喊醒了,出大事了!」

「瑪德,狗幣的小日子,竟然真敢往大海里排核污水!這是在與全人類為敵啊!」

徐遠和李向陽看楚休醒來,連忙把手機遞到楚休的面前,憤恨無比的說道。

龐武雖然沒說話,但眼睛裏卻有藏不住的兇狠。

三個死黨此刻全在關注手機上播放的新聞,誰都沒有察覺到楚休的異常。

只有楚休看着手機上正在播報的新聞,突然身體激動的顫抖起來。

小日子!核污水!

如果沒有猜錯,他應該是被喪屍圍攻,死後重生了!

而且重生到了三年前喪屍爆發的前夕!

也就是2023年八月!小日子開始排放核污水的時候。

楚休連忙把手機拿近確認了一下時間,猛吸一口氣:「時間沒有錯!也就是說,我還有三天的時間做準備!」

因為三天後,三大颱風將會撲卷小美和小島!

到時核污水倒灌,喪屍病毒爆發,會以兩國為中心,迅速引發全球。

時間緊迫!

楚休立即開始翻箱倒櫃,準備八卦鏡,金錢劍,紅布,棺材釘…這些都是他家傳壓箱底的東西。

三個死黨看着他的行為有些發愣。

徐遠忍不住道:「楚休,你不會是想要作法跟小日子干吧?」

「你們信我嗎?」

楚休轉過頭,用前所未有的凝重神色看着他們道:「如果信我,就趕緊通知家裡,準備好充足的水,食物和一切能夠支持生存的物資!」

「因為三天之後,將會爆發一場可怕的人禍,全球人類都將面臨九死一生的生存考驗!」

「喪屍爆發嗎?!」

三人異口同聲的接了一句。

「你們…」楚休神情一滯,差點脫口問他們是不是也重生了。

好在到嘴邊的話,被他給硬憋了回去。

不過緊張的氣氛,也一下子被衝散掉了。

李向陽好笑道:「這種事情,早就有人寫到小說里了,你該不會以為我們會相信吧?」

「就是,就算真的會爆發喪屍病毒,那正好,老子正愁英雄無用武之地呢!」

龐武揮了揮拳頭,流露出習武之人的戾氣。

徐遠也在那裡附和喪屍沒有什麼可怕,反而表現的很興奮。

看着三個死黨的表現,楚休突然心中一動,產生了一個想法。

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而且他接下來要進行的事情,確實需要有人輔助才行。

「我決定了,我要跟你們攤牌,我是重生者!」

楚休很認真的看着三人說道:「雖然這很難讓人相信,但我真的是從2026年末世重生過來的!我剛才所說的喪屍爆發,也絕不是危言聳聽!」

呃…(一群烏鴉飛過)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徐遠突然伸手摸了摸楚休的額頭,嘟囔道:「也沒發燒啊。」

「我沒心情跟你們開玩笑!」

楚休一把拍開他的手道:「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說著直接指向龐武說道:「根據重生前的記憶!很快龐武的家裡人就會打電話,給他定了一門親事!」

「什麼?!」龐武聞言一愣。

「這怎麼可能…」

李向陽頓時就想笑,卻被楚休矛頭一指道:「你也別笑!等他接完電話,你女朋友就要跟你掰了!」

「這更不可能,我們情比金堅!」

李向陽毫不在意的嗤笑起來。

可是話音剛落,龐武的手機突然就響了起來。

李向陽面色一滯,不會真這麼靈吧?

「是我爸!」

龐武一看來電,有些驚異的瞅了楚休一眼,接着按下免提鍵道:「爸!您找我有事?」

「嗯!下個禮拜回京都一趟,家裡給你定了一門親事!」電話說完就掛。

「我草!」

三個人的表情頓時就跟見了鬼一樣,難以置信的看向楚休。

「別看我,看他。」

楚休指了指李向陽。

龐武和徐遠又立即把目光盯向了李向陽。

如果是真的,那接下來……

李向陽也不由萬分緊張了起來。

他現在的心情很矛盾,既想驗證楚休是不是重生者,又怕女朋友真的跟自己掰了。

拿起手裡的手機,心裏怦怦直跳。

龐武和徐遠同樣緊張的心臟狂跳。

此時此刻,整個屋裡安靜的有些詭異!

耳邊只有彼此咽口水和心跳的聲音,緊張的窒息感充斥着。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或許是一分鐘,或許是一小時。

突然間!

一陣刺耳的鈴聲打破了房間內的寂靜。

三人的心跳猛然一窒,來了!

李向陽連忙抖着手按下接聽,聲音有些發顫道:「喂!李倩…」

「向陽,我們還是分手吧!」

轟!

聽到電話里開口的第一句話,李向陽的腦海直接就炸了!

徐遠和龐武腦子也是一片空白。

手機里只有李倩的聲音還在繼續:「你從來都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李言彬比你更懂我,你只會…」

「我只會你媽!要分手就分手,廢你媽的話!」

李向陽突然對着手機咆哮起來:「都特莫要世界末日了,誰特么有空去懂你,滾尼瑪!」

「李向陽!你跪舔我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電話里傳來尖叫。

「你吃老子槍子兒的時候也說這輩子都離不開我呢!結果呢?艹!」

李向陽毫不示弱的罵了一句,說完啪就掛了電話。

房間突然又一下安靜了下來。

狂野!太特莫狂野了!

這對狗男女的對話,成功把重生者這麼嚴肅的氣氛給帶偏了。

就連經歷過三年末世求生的楚休,都有些遭不住。

現在的人…都玩的這麼嗨了嗎?

本來滿腦子喪屍的他,突然憋出一句道:「你們這麼玩…不嫌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