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楚休墓園練屍

第3章 楚休龐武挖墳封棺

不過話一出口,楚休就後悔了。

果然人回到安逸的環境里,就容易變得隨意和跑偏。

「好了!我們回歸正題!」

楚休深吸了一口氣調整情緒。

三個死黨神色也凝重了下來。

不過仔細看,三人凝重的神色下,又透出一絲對未來的興奮。

不愧是深受五毒熏陶的社會青年,接受能力就是強。

楚休看着三人道:「現在,你們總該相信我說的是真的了吧?」

三個死黨鄭重點了點頭。

畢竟一次巧合還說的過去,兩次都未卜先知,也只有小說敢這麼寫。

「楚休,你就說吧,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

三人立馬錶態道。

至於告訴家裡人,或者通知上面,那都是扯淡!

雖然這個社會很先進,也很發達,甚至電影,小說也都這麼拍過,寫過。

但是真要說出這一天的到來,又能有幾個人信?

恐怕就算自己的親爹親媽,都要嗤之以鼻,罵他們是傻子。

甚至有可能,會被以散布危險言論而被批捕!

楚休也當仁不讓,微微回顧就說道:

「根據我重生前的記憶,小日子排放核污水後,很快就會冒出蘇臘,海癸,以及紅雁三大颱風!」

「僅是三天時間,颱風爆發,就把核污水帶來的喪屍病毒引爆開來,迅速蔓延全球!」

「所以我們只有三天的準備時間!」

楚休話音剛落,龐武的手機就震動了一下。

一條推送新聞映入眼帘,正是第一個颱風形成的預警!

這下三人更加篤信楚休!

隨之而來,心中也越發有了一股緊迫感。

「三天的時間很緊張,首先要把自己先武裝強大起來,只有這樣,才能度過第一輪的混亂!」

「所以水,食物,裝備,通行工具,武器,是你們這三天之內,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準備的東西!」

「我們?那你呢?」

三人聽出楚休沒有要參與的樣子,不由愣道。

「我?」

楚休看向自己收拾出壓箱底的東西,眼中閃過一抹瘋狂之色道:「還記得以前我跟你們講過,我祖上是趕屍人的事吧?」

「記得。」三人點頭道。

「未來喪屍會變得很可怕,普通人沒有僥倖!在末世拼殺三年的我就是一個例子!」

「所以我想…先把自己煉成殭屍!以殭屍之軀,對抗喪屍!在末世殺出一條血路!」

「什麼?!」

三人聞言眼睛一瞪,感覺腦子跟雷劈了一樣,嗡嗡炸響。

把自己煉成殭屍來對抗喪屍?

這特么是人能想出來的點子嗎?

「不對啊!」

三人又突然反應了過來道:「你當初不是說,連你自己都不相信祖上的那些事兒,反而嗤之以鼻,當故事講的嗎?」

「那是我以前見識淺薄,守着寶藏而不自知!」

楚休眼睛一眯道:「在喪屍爆發後我才知道,蘇臘和海癸兩大颱風,竟是小美和小日借用風水之力的手段,用核污水來侵襲華夏的!」

「颱風紅雁,則是我方高人用同樣的手段進行的反擊,三大颱風相互撕扯吞噬,最後紅雁佔據上風,撲向了兩國之間,徹底爆發!」

「直到那時我才真正認清,原來這個世界,從不缺乏超自然的神鬼力量!」

「可惜等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晚了!」

「你們不懂喪屍的可怕,它們進化迅速,跟狼群一樣,有分級,有首領,一躍幾層大樓那麼高,普通人根本沒有活路!」

「所以我必須抓住這次的機會!我的父母親人,也在等着我去營救!」

楚休眼中的瘋狂之色越說越濃重,猛地一股凶厲煞氣散發出來!

三個死黨感覺好像被掐着脖子了一樣,有種瀕危的窒息感。

「楚休…!」

龐武有些費力的喊了一聲,這才讓楚休清醒過來,可怕的煞氣潮水一般縮了回去。

「抱歉,情緒有些失控了!」

楚休吸了一口氣。

「這三年來,我沒有睡過一個好覺,閉上眼就是我父母的慘狀,睜開眼就是遍地的喪屍!」

「重活這一次,我決不容許父母再出現任何的意外!」

說到這裡,楚休微微一頓:「至於你們…」

「龐武的父母在京都,喪屍爆發後,那裡有部隊庇護,三年之內,安全不用太過擔心!」

「向陽和徐遠的老家在徽州和中原,剛好和我順路。」

「所以現在就看龐武了,你是回京都,還是和我們一道?」

楚休看向龐武,目光有些期待。

這傢伙有功夫在身,如果能同行,在喪屍爆發的初期,絕對是一個巨大臂力!

李向陽和徐遠也緊張的看着龐武,意思不言而喻。

「一世人,兩兄弟!既然你說京都三年內沒問題,那我就選擇跟你們一塊!」

龐武突然咧嘴一笑,一股習氣迸發了出來:「何況我練武之人,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大展拳腳的機會,還能和兄弟一起並肩作戰,豈能放過?」

「再說了,論對末世的了解,只怕這個世界沒有人能和你比!」

「你肯定還有什麼計劃吧?」

「哈哈哈!」

龐武的決定,讓兩個死黨都高興壞了。

楚休眼中也閃過一抹亮光,欣然道:「計劃當然有,只要我們提前打電話安頓好家裡,喪屍爆發後,撐個十天半個月不成問題!」

「在這期間,我們會以最快的速度,從江浙沿着徽州和中原一路到南詔,找到各自的父母!」

「之後我們直接越過南詔進緬北!」

「緬北是什麼地方不用我多說了吧?喪屍爆發後,大量現成的軍火物資,絕對是我們目前最好的去處和庇護所!」

「對啊,好主意!」

三個死黨眼睛通通一亮,已經開始憧憬和幻想了起來。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開始準備吧!」

龐武表現的最為興奮。

楚休點頭道:「你們三個分頭行動,記住裝備一定要最好的,千萬別心疼錢,因為錢在末世是最沒用的!」

「還有兵器一定要材質夠硬,開過刃的!最好是那種帶尖刺的戰壕斧,容易擊破喪屍的頭顱!」

「因為喪屍只有打爆頭才能致死,普通的砍刀,容易卡住頭顱!」

「明白!」三人鄭重無比的點了點頭。

楚休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在宿舍講了半個小時的注意事項。

半個小時後,大家分頭行動。

楚休這才拿出手機,撥通了家裡的電話。

嘟——

嘟——

兩聲盲音過後,手機里傳出了熟悉的聲音:「喂,兒子…」

「媽!」

聽着這一聲久違的『兒子』,饒是經歷了至暗三年,磨鍊到心性如鐵的楚休,也忍不住微微哽咽的叫了一聲。

「咋啦兒子?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電話那頭的母親立即聽出了不對,趕緊追問道。

楚休控制了一下情緒道:「媽,我爸呢?」

「都在呢兒子,有什麼事你說,天大的事兒,爸媽幫你扛着。」

老爸的聲音也在旁邊響起。

聽到這句話,楚休瞬間一下子淚目,抓緊了拳頭。

「無論如何,這一世,我都不允許父母受到任何的傷害!」

楚休在心裏暗暗發誓。

隨後擦掉眼淚道:「爸,媽,接下來我說的話,你們一定要認真去做!」

「現在國外又傳來了一種新型病毒,傳染性極強,而且無藥可救,你們趕緊囤積一些水和食物,躲到後山洞裏與村子隔離!」

「現在就去準備嗎?」

「對!現在就去準備,而且從明天開始,你們就別出門了,一直在後山等到我回去。」

楚休沒辦法說出喪屍病毒,只能這樣講。

好在有三年大疫在前,他們很相信和重視,掛了電話就去準備了。

楚休也深吸了一口氣!

他的老家在南詔,沒有直達的飛機,走高速的話需要兩三天,等回到家,還要尋龍定穴,找到能夠養屍的大墓,時間上根本就來不及。

因為一旦喪屍爆發,全球能量磁場都將混亂,想要再煉屍,就純粹靠運氣了。

但是在這裡不一樣,他知道郊區有一個半山墓園,裏面就有一個富豪祖上的大墓,幾百年了,擁有絕佳的風水。

想到這裡,楚休不再遲疑,按照祖傳手紮上的煉屍方法,把身上畫滿了神秘符文。

尤其眉心,手心,腳心,各畫了一個看上去很詭異的符文。

很快,所有符文畫好,一股陰森冰冷的感覺立馬籠罩全身。

這要是放在以前,楚休絕對會以為是心理作用。

但是三年的末世與重生,讓他的精神淬鍊的異常強大,能夠清楚的感知到,那是一絲絲陰冷的氣息在向他匯聚。

並且匯聚的速度,正在以肉眼可見的方式增快。

「看來手札上的祖訓說的是真的,我楚家真正的手段並不是趕屍,而是煉屍!」

楚休已經開始期待了起來,現在就只等三個死黨回來,然後一起幫他掘墳,入殮!

「砰砰砰!」

兩個小時過後,宿舍門被敲響。

龐武,李向陽,徐遠,三人全都一臉疲憊的回來。

「開空調了嗎?」

進門的一瞬間,一股涼意讓三個死黨精神微微一振,下意識問了一句。

楚休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物資都準備的怎麼樣了?」

「按照你的囑咐,該買的全都買了!我們差點搬空一家超市,也幸虧龐武這傢伙是富二代,不然還真不好辦。」

徐遠和李向陽笑着說道。

「既然如此,都把衣物收拾一下,我們現在就出發郊外。」楚休道。

三人眼見楚休認真起來,神色也微微一緊,立馬收拾東西下樓。

一行四人出了宿舍樓,來到停車處,兩輛威猛無比的無牌車靜靜的停着,

楚休一眼看到就忍不住挑眉道:「龐武,手筆不小啊!」

眼前這兩輛車,一輛是奔馳大G,一輛是福特猛禽皮卡,都是頂配,全部弄好上路,少數也五百萬上下。

龐武略帶自得的嘿嘿一笑:「反正末世來了錢就沒用了,不花白不花。」

「說的不錯!」

楚休讚賞了一眼,他本意是讓這傢伙搞兩輛國產吉普就行了,結果這傢伙騷包的整來兩個大貨。

不過這樣更好,4.0的大排量,開起來就是一頭猛獸,碰到喪屍直接莽!

圍着車子打量了兩圈,皮卡上裝滿了整箱整箱的礦泉水,火腿,麵包,壓縮餅乾等物資。

車位和腳下也都堆滿了吃喝用品,甚至還整了兩相啤酒和高度白酒。

大奔的後備箱楚休也打開看了,醫藥箱,登山服,戰壕錘,洛陽鏟等等裝備每個人都準備了好多套。

有了這些,三天之後喪屍爆發初期,足以應對了!

「走吧,去郊外的半山墓園!」

楚休滿意的拍了拍車子,當仁不讓的坐上了奔馳大G的駕駛室。

把龐武詫異的:「你會開這車?」

「換你在末世三年,給你一輛坦克你都能開。」

楚休淡然無比的啟動了車子。

龐武只得道:「好吧,那我們去半山墓園是?」

「挖人祖墳!」

「呃…!」